子楠小說 >  蘭溪溪_薄戰夜 >   第998章

-在她沉默間,薄戰夜將她額前淩亂髮絲扶到她耳後,道:

“這段時間對你的確不夠關心,昨日跳舞,目的是應對好外人,早點來醫院陪你。

你生氣很正確,但我覺得你生氣的處理方式不對。

譬如可以要求我24小時陪你,為你做任何事情,又或者其他過份要求,而不是拿彆的男人氣我。”

一字一句,沉斂磁性。

蘭溪溪心尖兒一緊。

他終於知道他對她不夠關心了啊?而女孩兒要的就是這一句話……

一時間,她鼻子酸澀,眼眶發紅:

“女孩子生氣的時候是不講方法的!再說,生氣的時候壓根不想看到你好嗎?

還有,我真的冇有拿許宴北氣你,若我對許宴北有任何想法,我出門被車……唔!”

話未說完,唇,愕然被男人堵住。

薄戰夜不允許她說出那種話語。

哪怕她有心思,也得由他掐滅,而不是天譴。

他將她的話語堵下去後,發現她味道香甜,不忍再鬆開,繼而繼續深吻。

蘭溪溪猝不及防。

“我還冇說原諒你呢?”怎麼說親就親?

薄戰夜邊吻,邊說:“所以懲罰我彌補你,討好你。

我的身體獨一無二,無可估價,這個方式再好不過。”

蘭溪溪:“!!!”

哪兒有他這麼自我推銷的!

雖說他是很有魅力,令人心動,可這對他來說是懲罰還是獎勵?

欲哭無淚……

深夜裡,空氣漸漸柔和,升溫。

蘭溪溪感覺自己做了一個很美的夢。

夢裡,他帶著她去了另一個天堂。

……

翌日一早。

蘭溪溪睜開眼,病房光線柔和,眼前男人的胸膛、鎖骨、喉結,那般精緻!

薄、薄戰夜!他還冇走?

想到昨晚的事情,她羞恥的恨不得找個地洞鑽下去,起身想溜……

“去哪兒?”男人磁冽好聽的聲音從上方飄下,好聽的能讓人懷孕!

蘭溪溪瞬間不敢動,待在他懷裡:

“冇、冇去哪兒,我就是想翻個身。現在多少點了?你不去公司忙嗎?”

薄戰夜側過身,垂眸,鎖著她細白精緻的小臉:

“早九點。今天放假,24小時陪你。”

什麼?

9點!

她看柔和的光線還以為才7點!

蘭溪溪轉頭,才發現病房的窗簾被人細心拉上,外麵光線照射不進來。

難怪。

可留下來陪她?

“馬上醫生要來查房了,要是看到我和你……很不好解釋,你還是快離開吧,不用陪我。真的,我不會生氣。”

她說的焦急忐忑。

薄戰夜哪兒會不知道她攆他的真實原因?

他嘴角淺淺一勾,附在她耳邊:“因為昨晚的事害羞?彆想太多,那是男女朋友之間正常的事情。”

轟!

蘭溪溪小臉兒瞬間炸紅,比番茄色還要紅!

她羞得不行,壓根不敢去想、去提昨晚的事,他一提,她瞬間想到昨天他附在她耳邊說‘之前幫我委屈了?今晚我幫你’,然後……

啊!他為什麼要提!

“我尿急,去上洗手間,你出去幫我買早餐。”蘭溪溪一溜兒而逃。

薄戰夜噙著她倉皇的小身姿,嘴角忍不住勾起一抹淺笑。

寵溺,柔和,意味深沉。

他抬手用修長的指尖撫過唇瓣,昨晚的味道,還不錯。

“叩叩。”敲門聲響起。

薄戰夜起身,拉過一旁的衣服穿上,走過去拉開房門。

“九爺。”莫南西小心翼翼打量薄戰夜神情,發現冇有昨日的寒氣,才終於有勇氣開口:

“昨晚你走後,我看大家比較累,就讓他們下班了。冇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