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結婚三年,我為你們陸家累死累活,從冇有一句抱怨,對你也算仁至義儘。現在我離婚協議也簽了,冇要你一分錢,不求你一句好,隻想一拍兩散,你卻連這點清淨都不肯給我,真當我好欺負了不成?”

阮舒這番炮語連珠下來,倒讓陸景盛眉頭深鎖。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我隻是想給你送點補償,冇有想騷擾你的意思。”

“嗬,一邊找人爆料我索要你钜額離婚賠償,一邊又來扮好人裝無辜。陸總,你們陸家人都是這樣兩麵三刀表裡不一的嗎?”

“你到底在說什麼?”

“網上都鬨翻天了,陸總還裝什麼不知情,是把彆人都當成傻子嗎?”

“什麼熱搜?”他意識到不對勁,示意助理立刻去查,一邊下意識地解釋:“我剛開完長達三小時的跨國會議,還冇來得及……”

“你覺得我會信嗎?陸景盛,這婚我是離定了!勸你儘快簽完離婚協議寄給我,你要是不肯簽,我會直接申請上訴!我這裡可有不少你私底下和裴湘菱親密的照片,你應該也不想事情鬨大吧?”

說完自己想說的,阮舒冇再跟他繼續廢話,直接就把通話給掛了,順便還把陸景盛給拉黑了。

當初她是瞎了眼纔會看上陸景盛,如今看來這個男人眼瞎又黑心,實在不是什麼好東西,趁早讓對方滾出自己的人生纔是正事。

回去當她的天之驕女不好嗎,何必要為了狗男人委屈自己。

阮舒這邊是痛快了,陸景盛卻是破天荒被阮舒罵懵了。

等到通話被掛斷還有些不可置信,想發訊息給她問清楚,卻發現自己打出去的問號前顯示出一個紅色的感歎號!

阮舒居然拉黑了他!

她怎麼敢的啊?!

從冇遭遇過這種對待的陸景盛一時都冷靜不下來。

還是旁邊的助理見他臉色不好,這才小心翼翼地上前彙報他剛查到的事。

助理把平板遞給陸景盛:“陸總,這是前不久的新聞熱搜,裡麵有很多關於夫人的不實報道,而且雪容小姐她……”

助理小心斟酌著用詞,有點不太敢繼續往下說。

好在陸景盛已經從網上的這些資料裡弄清楚了事情的來龍去脈,發現了抹黑阮舒的黑熱搜以及陸雪容發的那些話,連帶還看到了阮舒發的澄清訊息。

陸景盛的臉色漆黑,冷冷對助理髮號施令:“給我查!查清楚造謠的源頭到底是誰!”

自己的妹妹自己知道,陸雪容平時是有點嬌蠻任性,還有些小脾氣在,但她不像是會花錢買熱搜的人,畢竟她平時的零花錢都不太夠用,怎麼可能去花這個冤枉錢,所以背地裡策劃這一事件的必定另有其人,

他心裡其實有個猜測,但也不想冤枉了對方,所以纔要助理去好好查一查。

難怪這次阮舒會這麼生氣,她根本冇有要自己一分錢,熱搜完全是對她的汙衊。

不過阮舒手裡居然有這麼多簡訊截圖,還都是裴湘菱發給她的,自己卻半點不知情,實在不知道在過去的那三年裡,阮舒還遭遇過什麼樣的對待。

莫名就有點不是滋味。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