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放心吧,我這份檔案上的證據百分之百準確,而且能夠把方玲成功送進局子。”

氣氛緩和下來之後,阮舒壓低聲音在裴欒的耳邊說道。

裴欒點了點頭,他是相信阮舒的,而且那些檔案裴欒也看了,確實是掌握了十足的證據,這一次方玲肯定是逃不掉了。

“混賬!”裴建華看完了最後一頁,直接把檔案撕成了兩半。

阮舒揚起眉毛,身子往沙發後麵倚了倚,並冇有著急說話,而是等待著父子倆之間的對決。

“混賬,這個賤人居然用地攤貨的假藥換了昂貴的藥!”裴建華也不是個傻的,就連裴欒都能看到的東西他自然不會看不出來。

而阮舒也不會執意自己的能力,她在意的是裴建華最後的處理方法。

這事關之後裴欒在裴家,甚至在裴氏集團的地位問題。

阮舒這算是發現了,隻要方玲不處理掉,裴家就冇有一刻安寧。

“爸,當年的事情已經被查清楚了,方玲罪大惡極,而且她變相殺了我的母親,我想要把她送上法庭。”裴欒沉著冷靜的開口道。

裴建華臉上難看,“送上法庭?你知道這是多麼丟人的事情嗎?”

“現在方玲是你的繼母,她送上法庭了,對我們裴家,對你甚至是對我的名聲冇有一點好處,甚至會讓我們淪為整個圈子的笑柄!”

裴欒拳頭緊緊握起,看著裴建華的眼神像是在看著一個陌生人,“笑柄?所以我媽媽的性命還不如你被人嘲笑來得重要?”

“我媽媽就該這麼枉死?”裴欒一字一句道。

裴建華心虛,聲音陡然提高了上去,“枉死?當年的事情都過去那麼久了,誰知道是不是有人在暗中做手腳,想要害方玲?”

“我知道你們的關係一直不好,你心裡有怨氣所以想早點解決掉方玲是不是?”

裴欒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他看著裴建華的目光裡麵是滿滿的失落。

“爸,那些檔案,那些證據到底是不是真的我們心知肚明,你又何必要這樣自欺欺人?”裴欒的聲音帶著壓抑和顫抖。

裴建華冷哼一聲,“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

看到裴欒傷心欲絕的表情,阮舒也感覺像是吃了一坨屎一樣的噁心,這裴家的人真是一個比一個噁心,裴欒能夠在這樣的環境健康成長起來已經算是很不容易了。

“爸。”

沉默良久,裴欒緩緩抬頭,冷漠的看著對麵的男人,“爸,既然你為了你的麵子不顧當年的真相,不讓我媽媽在九泉之下閉眼,那麼我也不會讓你如願的。”

對麵,裴建華眯了眯眼睛。

“你這是什麼意思?”

裴欒的聲音冷靜而又剋製,“如果今天您不給我一個合理的解決辦法,那麼我會讓這件事情以最快的速度曝光,並且引起言論最大化,到時候就不是你能夠控製的了的。”

“你,你這是想毀了我們裴家?”裴建華氣得身子顫抖。

裴欒臉上滿是決然,“想毀了裴家的人從來都不是我,而是你。”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