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方玲看著床上的性感尤物,嘴角揚起一抹放蕩的笑容,又重新穿著暴露而又性感的衣服躺了下去。

一雙還算是保養得當的手輕輕撫摸在男大學生姣好的麵容上,方玲欣賞似的多摸了幾下,“冇辦法,那個老頭子讓我回去,我隻能回去了。”

“不過你放心,姐姐不會不要你的,下週末還是這個時間,這是房卡。”方玲把房卡曖昧的放在了男人的胸膛上。

男大學生頗有魅力的笑了笑,“謝謝方姐。”

“乖,在學校的時候可彆給我搞些不三不四的在身邊,我既然包了你,那你就是我一個人的。”方玲說道。

她緩緩起身,居高臨下的看著那鮮活的**,“我先走了,晚一點再聯絡。”

從酒店出來之後,方玲又換了一套衣服纔回到了裴家。

“也不知道老頭子找我什麼事兒。”方玲心裡怨氣十足,自從裴建華回來之後,她的進賬就少了很多。

而且裴建華向來小心謹慎,對她也很吝嗇,要不是之前撈到了很大一筆,恐怕現在的生活就會和之前一樣拮據了。

裴家,客廳裡麵出了奇的安靜。

阮舒悠哉悠哉的喝著茶水,裴欒和裴建華還在四目相對,恨不得把對方看出個洞來纔好的模樣。

“啊呦,你這麼晚叫我回來做什麼?我和王太太他們逛街呢,讓我推了她們的約定你不知道有多難!”玄關處,方玲一邊脫著鞋子,一邊往客廳這邊看了過來。

因為視線的原因,她隻能看到裴欒和阮舒的背影。

“喲?今天有客人來啊?怎麼冇提前告訴我?”方玲說著,臉上帶著幸福的笑意往裡麵來。

瞧見阮舒和裴欒的模樣時,她的臉色都變了,“怎麼回事你們兩個?”

“怎麼?不歡迎?”裴欒冷冷的看了過去,臉上帶著幾分冷冽。

方玲勉強撤出一抹笑意,“怎麼會呢,你也是裴家的人,雖然我們不和,但我也不會阻止你回家,畢竟你也是這個家裡的一份子。”

“一份子?”方玲的這句話無疑是猜到了裴欒的尾巴上麵。

他死死地瞪著方玲,臉上帶著一絲狠絕,“你什麼時候算是這個家裡的人了?”

方玲臉色沉下去了一瞬,“裴欒啊,阿姨知道你一直不喜歡我,但我是你父親名正言順娶進來的妻子,就算是你不想承認,這也是法律上規定的事情。”

“法律上規定的?”裴欒冷笑一聲,“法律上什麼時候規定一個殺人犯也能這麼逍遙法外了?”

方玲一臉無措的看著裴欒,“殺人犯?你這是什麼意思?誰是殺人犯?”

“彆裝了,當年我母親因病去世就是你做的手腳。”裴欒冷眼看著她,一字一句道。

方玲瞪大眼睛,“你在胡說八道些什麼?你母親去世不是因為她身體不好,所以才撐不住離開的嗎?和我有什麼關係?”

“和你沒關係?”裴欒冷笑一聲,“放棄狡辯吧,當初我母親吃的藥就是因為你在背後用劣質的藥換了從國外進口的藥物,也真是因為如此我母親才離開的。”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