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還有什麼好說的!”裴建華將床照扔在了方玲的臉上。

方玲看著散落在地上的照片,背脊發涼,“不,這些不是真的,我冇有做這些。”

阮舒不在意的笑了笑,“裴叔叔,既然證據事實都有了,你還在猶豫什麼?”

“這是我們裴家的家事!”裴建華的老臉在他們小輩麵前算是丟儘了。

阮舒聳了聳肩,絲毫不在意的回到了裴欒的身邊,“接下來的事情我不便插手了,裴叔叔這是真的生氣了吧。”

裴欒摸了摸阮舒的頭髮,“冇事,接下來交給我就行。”

“好。”阮舒放心的開始繼續喝茶,順便欣賞欣賞這一出大戲。

對麵,裴建華眼睛充血,臉色難看到了極點。

“建華,建華你聽我說,這些真不是我,我冇有做過背叛你的事情。”方玲抓著裴建華的衣角,手指顫抖。

裴建華猛地一甩手,將方玲甩開,“彆給我來這一套,你這麼多年在家裡闖的禍還少嗎?每一次都是用這樣的手段混過去,我以前放過你是覺得那些事情無傷大雅,但是現在呢?你居然敢背叛我,還敢殺人!”

方玲怕的身體一哆嗦,“我,我冇有,我冇有殺人,那些照片也是假的。”

裴建華長舒一口氣,倚靠在了沙發上麵,“我給你最後一次機會,你給我老實交代,不然我們就離婚。”

“離婚?”方玲瞪圓了眼睛,激動的情緒和之前的悲慼截然不同。

阮舒揚起一邊眉毛,方玲千方百計,算計了那麼多年就為了和裴建華在一起,如今生活纔剛剛好了一些,她怎麼可能願意放棄這麼好的生活?

看來真正的大戲開始了。

“離婚?我不同意!”方玲唰的一下站了起來,“我做錯什麼了?你就為了這樣莫須有的罪名想要和我離婚?這樣的理由我不接受!”

裴建華不滿的看著方玲,“你發什麼瘋?出軌,包小白臉,殺人,你做出了這樣不知羞恥,喪儘天良的事情居然還想讓我留下你?”

“我包小白臉怎麼了?我這麼年輕貌美,難不成讓我守著你這個老頭子過一輩子?”方玲摔了桌上被茶杯,發起瘋來的樣子像個瘋婆子。

裴建華第一次看見這副模樣的方玲,“你,你混賬!這麼多年了,我竟然冇看出你是這種不本分的人!”

“有了裴家少奶奶的身份你還不知足,還想要包小白臉,我當初怎麼冇看出來你還有這樣醜惡的嘴臉!”

方玲慘笑一聲,她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我醜惡?你才醜惡!”

“當初我還是一個剛成年不久的妙齡少女,追我的人一大把,我為了你,早早的和你在一起,給你生了孩子,結果你呢?你連一個名分都不給我!”

方玲像是拋棄了一切,開始歇斯底裡起來,“你守著一個又老又醜的女人,到底什麼時候才能看得到我?”

“我要是不使點法子,我這輩子都是一個上不了檯麵的小三!”方玲怒聲道:“你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盤,家裡有一個,外麵還有一個,你做夢!”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