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阮舒憂心忡忡的看著大秀,頓時壓力倍增。

她很努力,但是不代表其他的設計師在懶怠,他們或許付出了比阮舒更多的事情來為這一場大秀做準備。

阮舒在現場看到了很多投機取巧的設計,這些都是主辦方曆年來評委都很喜歡的設計。

“lasper的喜好還真是萬年不變,從第一次拿到獎項的作品到如今過去了差不多三十多年了吧?每次大秀都被這種設計給淹冇,簡直毫無新意。”

“是啊,我看再過不久lasper的大秀恐怕就要名不副實了,一點新意都冇有,全是資本在操作。”

“咦?這個設計是誰的?”

在眾多迎合lasper的設計裡麵,有人突然眼睛一亮,看見了一套西裝。

一般來說西裝都很難設計的非常亮眼,大多數都被人設計過了,所以他們在這一次的大秀上麵並不討好,可是看見這一次的設計時,不少人都是眼睛一亮。

“真不錯啊,不管是男性還是女性,穿上這件西裝之後都給人一種狂野但是又很斯文的感覺,這不是就是妥妥的西裝暴徒嗎?”

很多時候大家都用西裝暴徒形容一個人,但是他們第一次這麼直觀給西裝這樣的稱呼,好像不管是誰穿上它都能夠襯托出那種氣質。

不少人被阮舒的設計給吸引了目光,然而這隻是第一件而已,後麵陸陸續續上場的模特讓所有人目不轉睛,甚至有人大呼精彩!

看到這樣過的反應,阮舒微微翹起嘴角,心裡壓力開始逐漸散去。

但是眾多的評價也如山倒一樣躍進了耳朵裡麵,阮舒最後還是承受不住其中的折磨而來到了洗手間。

在今天眾多的設計中,隻有她的設計讓人們眼前一亮,並且引起了廣泛的討論,重點是大多數都是誇讚的,她剛纔觀察過評委們的表情,雖然有一兩個不是很能看透,可是華姨他們卻露出了滿意而又欣賞的表情。

說不定這一次真的能夠一舉拿下這個獎項,成功完成大滿貫的成就!

阮舒臉上揚起了一抹笑意。

洗手間永遠是打聽訊息最好的地方。

“你們看見剛纔的那些設計了嗎?除了那些西裝之外根本就冇有讓人眼睛一亮的,那個西裝的設計師是叫阮舒是吧?聽說是Z國的設計師,我承認她的設計還算是不錯,看得我都想去買了。”

聞言,在隔間裡麵的阮舒微微翹起嘴角,果然冇有什麼比一場大秀比賽能更快的進入到大家的視野。

“你著急做什麼?聽說這一次lasper的親女兒也會過來,她的設計肯定是最符合lasper的口味的,不僅如此,根據內部訊息透露,這一次切特內爾的設計是經過lasper親自指點的!”

一語驚起千層浪。

“啊?這不等於是內定了嗎?這對其他人不公平啊!”

“什麼公平不公平的,這種大秀後麵有很多牽扯的,哪裡是隻憑藉作品好就能後拿到獎項的,最後還不是要看後台?”

“可惜了,我真的覺得那個叫阮舒的設計師的作品不錯。”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