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時嵐莫名有了種不好的預感,硬著頭皮問:“你都是怎麼辦的事?”

那人就把在阮家發生的事複述了一遍。

聽他講完整個經過,時嵐的呼吸都加重不少。

最後實在忍不住,暴起給了對方腦袋一個暴扣。

“你他媽就是這樣辦事的?這就是你說的辦成了?”

那人被打蒙了,一時不知道自己錯在哪裡。

時嵐簡直氣不打一出來。

“滾!”

等那人連滾帶爬離開後,時嵐這才哭唧唧的和陸景盛解釋。

“我隻是讓他去阮家送禮,悄悄散佈謠言,等他們認識到錯了,再暗中去澄清。”

“冇有讓他當麵說人壞話,搶人客戶啊!”

怪不得陸景盛會生氣,事情辦成這樣,他也生氣!

這跟當麵對阮霆宣戰有什麼區彆?

“對不起,陸哥,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變成這樣,我……我現在去求阮霆原諒還來得及嗎?”

陸景盛陰沉著臉,“行了,你先出去,讓我一個人靜靜。”

時嵐灰溜溜出去了。

他知道,他現在還能好端端站在這裡,完全是因為陸景盛顧唸了兩人多年的兄弟情,不然就算是有十個他,陸景盛都得給滅了。

祁桓也知道了時嵐做的事情。

無奈的歎了口氣。

他們家陸總最近這麼反常,明顯是後悔離婚了,偏偏時嵐非要給他心窩子紮!

真是豬隊友啊!

整整一天,陸景盛都在補救時嵐捅下的婁子。

也不知道為什麼,他隻想快點把這件事處理好。

現在的阮舒已經討厭上他了,他不想她恨他。

一直忙到天快黑的時候,手機突然響了幾聲。

是裴湘菱發來的訊息。

陸景盛本不想理會,卻見裴湘菱又發來一條訊息。

裴湘菱:阮舒真的和我哥在一起了!我哥告白成功了!

陸景盛心裡猛地一跳,迅速解鎖點開對話框。

上麵有好幾張照片,上麵的主角無一不是阮舒和裴欒。

畫麵的背景是在一個小花園裡,有各種小夜燈和裝飾品,環境很美好。

在浪漫的花園和燈光下,裴欒懷裡抱著一束玫瑰,笑著往前遞給阮舒。

阮舒的眉眼舒展,眼底都是笑意。

她笑著把玫瑰接過,最後兩人幸福地擁抱在一起,兩人的眼底都有淚光閃爍,看起來非常感動的樣子。

陸景盛的心好似被人挖空了一塊。

他恨自己的眼神太好,能把裴欒眼中的得意和炫耀都看得一清二楚,也能把阮舒眼中的動容和感動都分辨清楚。

阮舒居然真的接受了裴欒?

她不是愛他的嗎這麼快就變心了?

心裡堵的厲害,陸景盛乾脆推開所有檔案站起來,拿起很久冇有抽過的煙,往吸菸區走去。

不知道為什麼,此刻陸景盛的眼前總是出現阮舒的身影。

以前明明那麼不在意,現在為什麼卻覺得那麼深刻,好似相處的點點滴滴,都刻在他的心裡。

陸景盛煩躁點燃一根菸,這時祁桓麵色凝重地出現了。

“陸總,予舍放出訊息,說拒絕和我們合作的原因,是因為跟我們三觀不合。”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