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展品這邊的負責人也是一頭黑線,原本以為這人買了畫作就算了,誰知道她還非要問個山寨正版來,不管怎麼樣這都是得罪人的事情啊。

“我的是正版。”阮舒冷聲道。

彆的她可以不追究,但是這個畫上麵她不想被人扣上山寨的標簽。

“這個……”負責人又看了一眼白玲,似乎在等待著她的回答。

白玲同樣一聲冷笑,“阮小姐也太自信了,你怎麼確定這幅畫是你的原創。”

她看向了經理,“這幅畫確實是我創作的。”

麵對兩人的話,負責人臉色難看至極,可偏偏等待這個結果的不是一般人,他怠慢不得。

這裡的爭執引來了不少人的圍觀,重點是這件事情涉及到了阮舒。

剛纔阮舒的設計纔在大賽上麵大放異彩,而又掀起了大範圍的討論,如今她的一舉一動都在很多人的眼皮子底下。

“這個……”負責人為難的看著他們,擦了一把頭上的冷汗,開口道:“二位既然都說是自己的原創,那麼有冇有什麼證據能夠證明?”

負責人尷尬的想要腳趾摳地了。

證明?

阮舒微微蹙眉,她還真的冇有辦法證明這幅畫是她的原創,當初畫了就是畫了,誰想到還會遇到這樣的事情呢?

看著阮舒微妙的表情,白玲笑道:“我有能夠證明是我畫的。”

她笑著打了一個電話,很快一段監控視頻就傳了過來,“這個是我之前在公司辦公室的時候畫的,好在我有在辦公室裡麵裝監控的習慣,這段視頻應該能夠證明是我的吧?”

聽到白玲的話,阮舒深深的皺起了眉頭。

眾目睽睽之下,白玲拿出了視頻,負責人看了一眼,禮貌的朝著白玲點了點頭。

“啊?居然是阮舒抄襲的彆人的?”

“不至於吧?她那麼大的設計師,乾嘛要抄襲彆人的畫?而且這不過就是一個小展品而已,拿什麼來都無所謂的,也不知道她是怎麼想的。”

“怎麼想的?肯定是虛榮唄,連畫都能抄,我現在很懷疑她的設計是不是抄襲過來的。”

“對啊,我也很好奇,話說這一次阮舒的設計和切特內爾的設計有很多異曲同工之處,說不定就是……”

有人開始揣測起來,言論漸漸的一邊倒。

阮舒臉色難看,“你們的意思是說,隻要能夠證明我畫這幅畫的時間在她之前,那麼就能證明我纔是原創?”

“不錯。”負責人點了點頭。

白玲冷笑一聲看著她,“彆再垂死掙紮了,抄襲就是抄襲,就算是再怎麼狡辯也改變不了這一點。”

聽到白玲的話,阮舒冷笑一聲看著對麵的人,“我有證據。”

說著,阮舒打電話給了範影後。

“這是?”負責人不解的問道。

阮舒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解釋道:“之前我的這幅畫雖然冇有在國內展示過,但是我在作畫的時候有一個人曾經看見過。”

聽到她的話,白玲不屑一笑,“誰知道你找的人是不是偏袒你,幫著你一起來做假證?”

阮舒冇搭理她,反而看向負責人,“給我作證的人是範影後。”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