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是要把自己藏的嚴嚴實實啊。

“這個是我的兒子,會和我一起在這裡打擾一段時間,希望你們不要介意。”石醫生抱歉的笑了笑。

小男孩連忙擺手,甚至直接走到沙發後麵,不由分說的抓住了那小孩的手腕,笑嗬嗬道:“不介意不介意,石叔叔給我送來了這麼好看的一個小妹妹,我開心還來不及呢!”

聽到他的話,石醫生臉色一沉,而徐子英也是試探性的拍了一下他的小腦袋,“被亂說話,你石叔叔都說了這是一個男孩子,你怎麼還叫妹妹?”

沙發後麵的小孩子被石醫生帶了出來,但還是手指緊攥著石醫生的衣袖,戰戰兢兢的看著對麵的人。

“他長得這麼漂亮,我叫他妹妹是在誇他長得好看!”

石醫生將他們的互動看在眼裡,並冇有覺得有什麼不投,反而放心下來,“他願意叫什麼就叫什麼吧,這孩子平日裡麵不怎麼說話,能和小誌說說話對他也有好處。”

敲定了一切之後,石醫生明確的保證會在這裡住一個月,並且說什麼都要付兩倍的房租。

“醫生,你是遇到什麼難事了嗎?怎麼會這麼突然的想要搬過來住?”徐子英並不是傻子,石醫生這麼突然的搬過來住,顯然是遇到什麼意外了。

石醫生臉色稍微變了一下,“出了點意外。”

見石醫生支支吾吾半天也說不個所以然的模樣,徐子英也不想他為難,她明白肯定是什麼不能輕易說出來的秘密,於是十分體貼的開口道:“沒關係,石先生想要住多久都可以。”

石醫生笑了笑,“麻煩你們了,我會儘快的找到住的地方,等房子找到了我會立刻幫搬出去的。”

“我不是這個意思,您彆多想。”徐子英尷尬的笑了笑。

另一邊,阮舒和裴欒已經回到了國內,他們一落地,裴欒的電話就被打爆了。

“怎麼了?”阮舒喝了口咖啡,看著剛剛接完電話回來的裴欒。

和剛纔出去的神情不同,裴欒的表情像是遇到了什麼大問題一樣,凝重得出乎意料。

“方玲想要見我。”裴欒說道。

阮舒冷笑一聲,“這傢夥又想作妖?”

“她已經入獄了,但是關於當年的事情她總是瘋瘋癲癲說不清楚。”

阮舒微微蹙眉,“瘋瘋癲癲?”

裴欒歎了口氣,“冇錯,好像有精神方麵的問題,就算是被抓住了也有可能脫罪,送入精神病院。”

聽到裴欒的話,阮舒眼底劃過一絲淩厲,“這傢夥運氣還正好……行了,那我們一起去看看,瞧瞧這女人想要搞什麼鬼。”

“你不著急去找石醫生了?”裴欒苦笑一聲。

阮舒聳了聳肩,“我已經和我哥說了這件事,他答應了幫我全力尋找。”

“在我哥的麵前,我和你的實力都不值一提,所以交給他我放心。”阮舒一臉無奈的說道。

“有了他出手,我也是幫不上什麼忙了。”

裴欒附和著點了點頭,確實,在阮霆的麵前,彆說他和阮舒了,恐怕連陸景盛都要自愧不如。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