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方玲瘋了,警方說確診了是精神病。”

裴欒深吸一口氣,“她瘋瘋癲癲說了很多,說不定我大哥當年的死也和她有關。”

“什麼?”阮舒也坐不住了,一臉震驚的看了過來,“你是說裴玨的死也和她有關?”

裴欒把剛纔在警官局裡麵的事情簡單描述了一下,聽到他的話,阮舒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靜。

“警官是怎麼說的?”阮舒拍了拍裴欒的肩膀,竟然找不出安慰的話來。

裴欒深吸一口氣,“說是會繼續調查,他們能做到的也隻有按程式辦事了,至於其他的,隻能我親手來做了。”

阮舒聞言,有些擔憂的看著他,“裴欒,我知道你現在情緒有些不穩定,但是你要相信警方的力量,千萬不要衝動。”

話雖然是這麼說,但是阮舒看到裴欒的目光時便知道這人肯定是不會善罷甘休的。

可是阮舒也冇有過多的勸阻,說實話,如果是她遇到了這樣的事情,她肯定會追根究底,會做的比裴欒還過分。

當天晚上,裴欒就像是消失了一樣,一點訊息都冇有,阮舒大概猜到他去做什麼了。

……

“找到石醫生的蹤跡了?”回國的第三天,阮舒得到了準確的訊息。

管家連連點頭,“那邊查了很多監控,石醫生在半個月之前就離開了他所住的公寓,並且往一個高檔的彆墅小區而去了。”

“看樣子是打算搬家。”

“搬家?”阮舒有些意外,“就算是搬家的話怎麼會不接電話,聯絡不上?”

阮舒臉色沉了沉,”我看不是搬家,而是遇到麻煩了。”

“那個彆墅的監控弄到冇有?”阮舒連忙問道。

管家點了點頭,“拿到了,而且石醫生現在住的地方你也知道。”

“我也知道?”阮舒有些意外。

“冇錯,就是徐子英的家裡。”

當天晚上,徐子英的彆墅裡麵,從外麵工作回來的徐子英立刻開始做飯打掃衛生。

而石醫生好像在躲著什麼人,一直待在家裡不出門,吃飯什麼的都需要徐子英負責。

徐子英不僅不生氣,反而還覺得非常的滿足和開心。

“石醫生,飯我已經做好了!”徐子英把最後一道菜端上桌之後叫道。

然後石醫生出來的時候手裡拿著行李箱。

“石醫生,你這是?”徐子英的手有些顫抖。

石醫生提了提眼鏡,“我找到了一個朋友,他那邊正好有空房子可以給我住,我也就不叨擾了。”

“怎麼會叨擾呢?而且石醫生你現在不太方便出門,吃飯什麼的都不方便的,不如住在我這裡比較……”

“不用了。”石醫生冇等她說完就拒絕了。

徐子英臉色一白,看著他的目光裡麵有點受傷,“那石醫生來吃飯吧,最起碼吃完這頓飯再走。”

石醫生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坐了下來。

這一頓飯吃的分外的尷尬和凝重,讓人食難下嚥。

“天下冇有不散的筵席,這次多謝徐小姐的幫助,我們有緣再見。”

徐子英的手抖了一下,“石醫生還是一如往常的體麵。”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