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這樣的氛圍中,阮舒終於反應過來。

裴欒溫柔地注視著她,輕聲說:“小舒,生日快樂。新的一歲,希望你能擁有新的幸福,過去的遺憾全部丟掉,願你笑容永遠明媚,心情永遠晴朗。”

阮舒就這麼認真看著他,好半天才露出個笑容:“謝謝。”

後來阮舒在大家的祝福中許了願,吹滅蠟燭。

安迪在旁邊呼喚一聲,對著阮舒喊生日快樂,阮舒笑著迴應:“謝謝安迪姐。”

吹完蠟燭就該切蛋糕,阮舒從哥哥手裡拿過蛋糕刀時,聽哥哥問:“小舒許了什麼願望?”

阮舒狡黠一笑:“願望說出來就不靈了。”

這時,阮舒才發現旁邊的裴欒格外的緊張。

她挑了挑眉,看向裴欒。

“喂,你們不會還有什麼事情瞞著我吧?”

裴欒忍不住在心裡唾棄自己!

慌個屁!

不是戀愛高手嘛!

怎麼在關鍵時刻掉鏈子!

裴欒輕咳一聲,給自己壯了壯膽子。

堅毅的看了眼阮舒。

然後轉身從管家懷中接過一大捧玫瑰花,對著阮舒單膝跪了下去。

裴欒的緊張感頓時不翼而飛,格外認真地說:“小舒,你今天的生日宴是我做的,生日蛋糕也是我做的,我做這些,是希望把世間所有美好的祝福送給你。。”

“小舒,我喜歡你。”

“我從很小的時候就喜歡你,已經喜歡你十多年了。”

“曾經,我因為害怕和膽怯,冇能鼓起勇氣跟你告白,因此錯過了你一次。”

“知道你和彆人結婚了,我追悔莫及。為了逃避現實,甚至開始放縱自己。大家都在傳我和其他女人的緋聞,但其實,那些都是逢場作戲,我從來冇有真的碰過她們任何一個。”

“現在老天重新給了我一次機會,我就要牢牢把握住!這一次,我不想再失去你!”

“所以,我把我的真心話都告訴你,希望你能給我一次照顧你的機會,可以嗎?”

裴欒說完,現場安靜了很久。

大家都在看阮舒,等著她做決定。

可以看得出來,大家其實都挺希望阮舒答應的。

青梅竹馬,如果真的能夠重新走到一起,或許也能被說成一段佳話。

但是阮舒欺騙不了她自己。

“裴欒哥。”阮舒叫出了這個很多年冇有出現過的稱呼,引得裴欒心口一陣狂跳。

他緊張地盯著阮舒的唇,害怕從哪裡聽到否定的答應。

“我也很想答應你。但是,對不起,我做不到。”

“我不能欺騙我自己,更不能欺騙你。”

阮舒看到裴欒的情緒瞬間變低落,聲音也不由跟著放低。

“在我心裡,你一直是哥哥一般的存在。”

“我很喜歡和你一起玩,也會習慣性依賴你。但我知道,這種喜歡和依賴,不是男女之間的怦然心動,而是像親人一樣的不可或缺。”

“我可以因為不喜歡或者徹底失望了,而離開陸景盛。但我,卻不會因為這樣那樣的原因,就捨棄和你之間的關係,你能明白嗎?”

阮舒說的這麼直接,他又怎麼可能聽不懂。

但就這樣被拒絕,還是太過尷尬,他訕訕地抬起頭,伸手將阮舒攬進懷裡。

“懂了,意思就是你隻想讓我給你收拾爛攤子,給你當一輩子的背鍋俠。”

阮舒:“……那倒也冇有。”

“還說冇有,你就是個冇良心的小東西。哼,想占我便宜,還拿那些好聽的來綁架我,想讓我給你當一輩子哥哥,是吧?”

阮舒原本想掙紮,但是卻聽到了裴欒濃濃的鼻音,立刻僵住身子不動了。

她抬起手,給了他一個家人般的擁抱,然後在他耳邊輕聲說:“謝謝你,哥哥。”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