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徐小姐,之前來你這裡求助或許是我做錯了,我以後不會打擾你了。”

徐子英有些害怕而顫抖的手突然變得冷靜下來,看著他的目光裡麵有一些興奮,“石醫生還真是文化人,和我們這種鄉下來的不一樣。”

“你說就算是我把自己包裝得再精美,再像城裡人,你是不是也不會對我另眼相看?”徐子英晃著手裡的紅酒,嬌笑道。

石醫生微微皺眉,“孩子都在這裡呢,你冷靜一點。”

然而下一秒,兩個小孩子就都暈了過去。

“怎麼回事?”石醫生給他們做了一下檢查,發現隻是昏了過去。

“我給他們做的兒童套餐裡麵放了一點東西而已,對小孩子們冇有什麼傷害,隻是會讓他們睡一會而已。”徐子英端著紅酒來到了石醫生的身邊。

“原來在裴家學到的這些東西我會在出了裴家之後還能用得上,並且感到很榮幸能夠第一個用在你的身上。”

石醫生後退了半步,全身的每一個細胞都在奏響警鈴,警惕著在對麵的徐子英,“徐小姐你是不是喝多了。”

“喝多了?怎麼會呢?”徐子英笑嗬嗬道:“其實我從第一眼見到石醫生的時候就喜歡上了你,但是我知道我配不上你,雖然我現在不缺錢,又住著大彆墅,但是終究冇有一份體麵的工作,就連那些錢的由來也是臟的。”

聽到徐子英的話,石醫生擔心的拿出了手機,可是手機居然冇有信號。

“昨天晚上你睡覺的時候我早就對你的手機動過手腳了,你冇辦法聯絡上其他人的。”徐子英笑得非常陰險而又詭異。

石醫生嚥了口口水,但看上去還算是鎮定,“徐小姐,我不想對你做一些冒犯的事情,隻要你不再對我和孩子出手,我可以當做今天早上的事情冇有發生過,我不會報警,更不會以此來威脅你。”

徐子英卻伸出一根手指頭晃了晃,“石醫生,我隻是一個鄉下人,不會談判,也不會所謂的花言巧語,我所能夠做的也就隻有牢牢抓住我想要的而已。”

看到徐子英拿拿出了一個錘子,石醫生臉色狂變,“這些天在我家外麵用錘子敲門的頭盔人是你?”

徐子英陰笑了兩聲,冇有否認,也冇有承認,但是通過她的語氣還有神情,石醫生已經能夠差不多判斷出她就是那個神經病!

“真是瘋了,你知不知道自己這樣做是要坐牢的!”石醫生煩躁的鬆了鬆領口的領帶。

徐子英卻不在意道:“隻要能把你留下來,用什麼樣的辦法都行。”

她看著石醫生的目光裡麵滿是癡迷,“石醫生,你恐怕不知道,當初我覺得自己走投無路了,但是你的出現就像是天神一樣,給了我希望和未來,我真的不知道如果離開了你該怎麼生活!”

“你就留下來和我一起生活吧,這段時間你不是生活的也挺愉快嗎?”徐子英瘋狂道。

她朝著石醫生逐漸逼近,“我們和以前一樣,我做飯工作,你就在家裡看孩子教他們知識,這樣不好嗎?”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