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徐子英不在乎的聳了聳肩,“反正你們城裡人都看不起我,我犯法又怎麼了?”

“而且隻要能得到石醫生你,不管是什麼代價我都願意付出。”徐子英看向石醫生的目光裡麵總是有很多癡迷的神色。

石醫生深吸一口氣,看向徐子英的目光總算是鎮定了下來,“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是有些事情不是強製能夠達成的,你這樣隻會物極必反。”

“徐小姐,我希望你能儘快的冷靜下來,好好思考一下這段時間自己到底在做什麼,我是不會起訴你的,但是如果你再繼續下去,那我對你抱有的那一點同情也將不複存在。”

聽到石醫生的話,徐子英臉上閃過一絲瘋狂,“同情?我不需要你們的同情,我一點都不需要!我能夠通過自己的方法得到想要的東西,並不需要你們來插手!”

“至於那些冥頑不靈的,那我就會讓你們不再敢離開我身邊。”

聽到徐子英的話,石醫生臉色難看到了極點,“薛小姐,你會為了你做的事情感到後悔的。”

徐子英極其無所謂的聳了聳肩,“有勞石醫生擔心了,但我做事從來不會後悔,不管是當初在裴家幫助方玲,還是出來以後想要得到你,兩件事情我都心甘情願,而且一輩子都不會後悔的。”

石醫生無奈的看著徐子英,“真是無可救藥了。”

“我無可救藥又怎麼樣?石醫生你正好是醫生,你留下來救我不是正好嗎?”徐子英滿足的笑著,“到時候我有什麼問題,石醫生幫助我治療就好了。”

聽到徐子英癲狂的笑聲,石醫生多麼後悔當初想要來這邊小住一段時間。

“石醫生可不是神經科的醫生,你的病他治不了。”徐子英的笑聲還冇停止,阮舒冷冰冰的聲音就傳了進來。

阮舒看著客廳鼓勵的畫麵,氣得想笑,冇想到她聯絡不上石醫生居然是徐子英搞的鬼。

她來到了徐子英的麵前,饒有興味的看著她這張狀似癲狂的臉,“之前我居然冇看出來你有這個心思,是我大意了,竟然給石醫生添了這麼大的麻煩,甚至差點喪命。”

“嘭”的一聲,阮舒的話音剛落,徐子英就一錘子砸了過來,好在她有點身手在身上,於是很輕易的就躲開來了。

“怎麼是你?怎麼又是你?”徐子英掄著錘子就像阮舒打了過來,阮舒冷眼看著她,輕而易舉的就躲了過去。

徐子英幾次擊打不成功,反而把自己累得夠嗆,最後無奈隻能眼睜睜的看著阮舒從她手裡搶過了錘子。

阮舒看了看手裡的錘子,又看了看跌坐在地上喪失戰鬥力的徐子英,嘴角揚起了一抹嘲諷的笑意,“彆掙紮了,就算是能夠傷的了我,但我已經叫人過來了,你覺得自己能夠跑得了?”

聽到阮舒的話,徐子英一副生無可戀的表情,“你,你們都該死,你們都該死!”

石醫生見到這一幕,把阮舒叫了出來,“我想和你單獨談談。”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