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阮小姐這麼為我著想,我自然會配合,隻不過在此之前能不能和那位醫生一起見個麵?”陸景盛說道。

阮舒對他突如其來的配合有些意外,“好,隻要你願意配合治療,見麵的時間我們隨時都可以約。”

“那就明天吧,明天上午十點,在你們酒店下麵的餐廳。”陸景盛嘴角微微翹起,一股莫名的興奮感襲上心頭。

好像和阮舒見麵是一件非常令人期待的事情一樣。

“好,那我們不見不散。”

掛了電話後,阮舒看著對麵坐著的阮霆和裴欒,臉色有些難看,“等他接受完治療,確認恢複了之後我就會履行諾言的。”

“希望你言而有信。”阮霆說完就離開了房間。

裴欒看著阮舒的目光裡滿是疼惜。

“我知道你要說什麼,等這次的事情結束之後我絕對不會這麼倒貼了。”阮舒語氣堅定道。

裴欒無聲歎氣,“你還是放不下他。”

阮舒搖搖頭,“不,我並不是放不下他,隻是想給自己討個公道。”

“哦?”裴欒眼裡揚起一抹希望,“什麼意思?”

阮舒一字一句道:“我不想他忘了我們之前的一切,以前都是他對不起我,憑什麼最後把事情忘得一乾二淨,還和賤人幸福美滿的他倒是舒服了?”

“我要他想起以前的事情來,讓他永遠為自己做錯的事情後悔。”阮舒眼裡閃過複仇的火焰和快感。

看到阮舒的表情,裴欒開心得簡直要瘋了,“你真的是這麼想的?”

阮舒聳了聳肩,“你和我這麼多年的交情,我是一個什麼樣的人你難道不清楚嗎?我可是睚眥必報,他一次又一次的傷害我,我怎麼可能讓他有好日子過。”

裴欒大喜過望,恨不得立刻把阮舒抱起來轉個圈,隻要阮舒對陸景盛不感興趣了,那麼裴欒覺得冇有人是他的對手!

更冇有人配稱得上是他的情敵!

他今天真的很想好好慶祝一下他家小舒終於擦亮眼睛了!

“小舒,今天晚上我們去吃飯吧,我請你吃飯。”裴欒突然激動道。

阮舒看著他有些過於激動的表情,僵硬的扯了扯嘴角,“你看我身上纏的繃帶,你覺得我適合出去吃飯嗎?而且就算是出去吃飯,業也有很多忌口的,不如就讓酒店隨便送點清淡的過來就行了。”

裴欒失落的拉攏下腦袋,有些失落。

“好了好了,你要是想請客的話那等我們回國了,到時候我每個星期都找你去吃飯,那時候你可彆嫌棄我煩。”

裴欒眼睛一亮,“好,那等我們回國,我肯定把你喂胖。”

“自從陸景盛那邊出了意外,又恰逢設計大賽那邊的時間也緊,你忙得腳不沾地,整個人都受了很多,你看看,連病號服都撐不起來了。”

“也不怪你哥哥擔心,誰看到你這個樣子都不會放心的。”裴欒說道。

阮舒輕聲一笑,“你倒是替他說話來了,你們之間的關係不一直挺僵硬的嗎?怎麼突然變化這麼大。”

“那還不是阮霆這個傢夥不會講話,總是把天聊死。”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