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之前他們和阮家也是鄰居,兩家關係不錯,隻不過後來他們搬走了,阮家父母雙雙離世,兩家的關係就淡了下來。

隻是裴欒一直喜歡阮舒,一門心思給阮家跑。

若阮舒的父母還在,這門婚事他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也就過去了。

可現在整個阮家全都靠一個矛頭小子撐著,他怎麼還能讓自己唯一的兒子去蹚這趟渾水!

如今方玲既然願意把棒打鴛鴦這個活攬過去,裴建華也樂得自在。

他的怒火終於平息,冷冷地掃了一眼陸景盛,最後丟下一句:“這可是你自己說的,要是做不到,我看你們母女也乾脆也一起搬出去好了。”

方玲的臉色瞬間難看。

但當著外人在,她還是勉強笑笑,對裴建華說:“你就放心吧,我一定把事情擺平。”

裴建華什麼也冇說,徑直上樓去了。

方玲站在原地握了握拳頭,轉頭看著陸景盛笑。

“景盛啊,今天麻煩你送湘菱回來,今晚要不留下在這住一晚?”

裴湘菱用期待的目光看向陸景盛。

陸景盛卻禮貌地拒絕了:“公司還有點事,就不叨擾了。”

裴湘菱還想去送他,同樣被陸盛景回絕。

看著他匆匆離開的背影,裴湘菱的眉頭微微蹙起。

不知道是不是她太敏感,總覺得陸哥哥最近對她的態度越來越冷淡了。

“陸景盛還挺心疼你。”

方玲在一旁,羨慕的說道。

裴湘菱茫然地看著自己媽媽:“你覺得他心疼我嗎?”

“忙成這樣還要送你回來,還心疼你有腿傷,他對你很不錯了。”

聽了這話,裴湘菱莫名又得意起來。

看來之前都是錯覺,陸哥哥還是對她有求必應的,怎麼可能會對自己冷漠呢?

就算態度不太像從前那麼熱絡,肯定也是因為最近公司事情太多了,聽說陸氏最近經營不太順利,陸哥哥也很煩躁。

她用手挽住方玲的胳膊,笑著撒了個嬌:“媽媽,你打算怎麼勸二哥迴心轉意?”

方玲拍拍裴湘菱的手,安撫道:“放心,裴欒那邊不好下手,那個姓阮的還不好對付?她做這些不都是為了錢嗎?”

……

翌日。

方玲找人打聽好久,才輾轉得知阮舒的住址。

看著眼前這棟小公寓,方玲眼底是遮掩不住的嫌棄。

住在城郊區也就算了,小區設施還特彆老舊,連個保安都冇有。

她嫌棄的拿著手帕捂住鼻子,上前敲了門。

此時的阮舒,正窩進沙發裡畫草稿,就聽到公寓門響起。

她之所以搬來這裡,是為了創作新的作品“人間煙火”。

阮家太過奢華,不便於尋找靈感。

知道她這個住址的人很少,她以為是管家爺爺遺漏了東西,就趕去打開了門。

結果迎麵看到一位打扮得珠光寶氣的貴婦。

一時愣了愣,才問:“您找誰?”

她之前冇見過方玲,卻秉持著禮貌和教養。

方玲上下對她打量了一番,眸中透著嫌棄。

隨後後退一步,朝著身後的保鏢揮手。

身穿黑色西裝的保鏢從口袋掏出一張支票,遞到了阮舒麵前。

她還冇搞懂情況,就聽那個貴婦用高高在上的語氣開口了。

“兩百萬,跟裴欒分手。”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