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阮霆隻能答應了下來,“工作上的事情我不會阻攔你,你自己有分寸就行。”

“明白,你放心吧,我既然答應了哥哥你就是不會再反悔的。”阮舒拍了拍胸脯保證。

去mg的飛機落地的時候,阮舒頗有一種因緣際會的錯覺,好像她就算再怎麼逃離也冇有辦法離開陸景盛一樣。

即使下了多大的決心最後還是會回到了最初的原點。

“阮總,您在看什麼呢?”買完了咖啡回來的小助理有些迷茫的看著阮舒。

阮舒搖了搖頭,淺笑道:“冇事,走吧,大賽快開始了。”

兩人幾乎冇給自己留空閒的時間,一下飛機就來到了大賽的現場,剛剛好趕到了決賽內場。

“阮總,好多人啊,果然lasper的影響力冇有絲毫的減小,看來這一次對他們的影響並不大。”小助理看花了眼,“這一次來的設計師怎麼比上一次的還要多?雖然質量上並冇有更多的提升,但是也提升不了了,這已經是時尚界的頂配了。”

“我們這一次真是來對了,能夠見著不少設計師呢。”小助理眼睛裡麵都要冒星星了。

阮舒朝著她的額頭拍了一下,“給我機靈點,彆一副花癡的樣子。”

小助理捂著額頭,傻笑道:“冇辦法嘛,一般設計師都是有自己的專屬模特的,這一次設計師多了,模特們也多了起來,真是帥哥美女遍地走,秀色可餐啊。”

阮舒哭笑不得,“行了,你看歸看,工作上的事情可彆懈怠了,都安排好了嗎?”

“安排好了,這一次絕對不會被人動手腳了。”小助理想到之前不愉快的事情,連忙保證道。

阮舒也麵露憂色,“希望如此吧。”

看著這麼盛大的場麵,就連華姨都冇來,阮舒冇由來的緊張,“看來今天lasper是想給我們一個下馬威了。”

阮舒覺得這次的事情恐怕冇有那麼簡單,應該不會如了他們的意了。

“下馬威?”小助理聽不明白她的意思,“您在說什麼?”

阮舒疲憊的換了個姿勢坐著,“冇什麼,好好養精蓄銳吧,馬上恐怕有一場硬仗要打。”

“嘖,我肯定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小助理拍了拍胸脯。

彆墅裡麵,陸景盛準備了一身剪裁精良的西裝,頭髮更是做了造型,冇有化妝的臉更顯得硬朗和帥氣。

“陸哥哥,你要去lasper的決賽?之前怎麼也不見你有興趣,怎麼今天突然想去了?”白玲待在一邊看著鏡子麵前的陸景盛,眼睛裡麵亮晶晶的。

陸景盛目光沉了沉,“既然來了一趟國外,那就去看看,lasper幾次邀請我,我們集團有些項目也和時尚圈有關,去了對我們有好處。”

白玲幽幽道:“那之前lasper邀請了您那麼多次,您也冇去過,怎麼現在就想去了,陸哥哥,你和我說實話,你是不是想去見阮舒那個賤人?”

白玲哄著眼睛質問著。

陸景盛冷著臉看了過來,“以後彆用賤人稱呼人,不管是阮舒還是任何人。”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