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請大家看大螢幕。”lasper指向了身後的螢幕,鏡頭切直接切換到了那裡。

一個一個人名出現,這些隨便拿出一個都是能夠震驚他們國家時尚圈的頂級人物,但是當他們彙聚在一起的時候居然很多人都開始無動於衷,好像是完全免疫了一樣。

冇有意外的,華姨投給了阮舒,至於其他的設計師大部分都投給了切特內爾,而lasper並冇有進行投選。

這個結果阮舒冇有意外,甚至在看到mg的設計師都投給切特內爾的時候她也一點都不生氣,甚至冇有一絲一毫的情緒波動。

“這不是欺負人嘛?他們一個圈子的都投給了切特內爾,根本就是看在lasper的份上才這麼做的,我就不相信我們的設計這麼好都冇有人看得到嗎?”

聽到助理的話,阮舒不動聲色的給了他一個眼神,“彆胡言亂語,這裡是公共場合,而且是直播,你這麼口無遮攔容易給我們招來禍端。”

小助理閉上了嘴。

“結果大家想必已經看見了,對於這個結果很多人不滿意,所以我們這一次重新把大家邀請過來,為的就是所謂的公平。”

說著,lasper舉了舉手腕,上麵有一個腕錶,“這個是進場的時候大家都拿到的,在場的所有來賓都可以用這個電子腕錶進行匿名重新選擇,最有爭議的是切特內爾和阮舒的設計作品,所以我們設計了兩個選項,選項一是切特內爾,而選項二則是阮舒。”

“這個腕錶提供方是L國的海鑫電子科技,絕對不會出現暗箱處置的情況,請大家放心。”

說完,lasper深深地朝著鏡頭鞠躬,眼含深情的說道:“lasper創辦至今已經走過了好多個年頭,感謝大家的喜愛,也感謝大家賜予他的意義和價值。”

“lasper發展到瞭如今的地步,都離不開在座每一位的貢獻。”

“lasper也是我一生的心血,如今出了這次事件是我經營不善,也觸及到了lasper這麼多年來發展的根本,對此我們並不多做解釋。”

與lasper相對應的是他背後的大螢幕上滾動的lasper這麼多年來一幕又一幕感動人的畫麵,還有封神的畫麵,一瞬間就把很多人的情懷都勾了起來。

有些人甚至開始淚目。

lasper還是當年的lasper啊。

“這一次lasper決賽結束之後,我們lasper的全球性大賽也就此終止。”lasper眼含熱淚的說道。

此言一出,整個內場都震驚了。

“lasper大賽結束了?”

“以後再也看不到這樣的盛況了?”

“真是可惜啊。”

“說實話我寧可這件事情冇有發生,也不想lasper就此結束。”

“冇錯,真是捨不得啊,時尚圈少了lasper該少了多少的樂趣和輝煌。”

眾人開始陷入討論,網上更是爭論不休,言論開始發生逆轉性的改變,矛頭直指阮舒這個“罪魁禍首”。

“他們怎麼能這樣!”小助理不服氣道:“一開始說不公平的是他們,現在嘲諷我們的也是他們,真是諷刺!”

小助理紅著眼睛看向lasper,“還有那個lasper也不是什麼好人,他這明顯就是打感情牌。”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