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世界上不乏對lasper不滿的設計師,但是這麼多年這些設計師倒是銷聲匿跡了,但是lasper永遠是lasper。”

不少人看向阮舒的目光開始變得怪異,在他們眼裡,阮舒就是一個狂妄的設計師,以為有了點小能力,能夠站在lasper大賽的舞台上就可以如此自負了。

“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彆多。”

“看看阮舒這回怎麼回覆吧,說不定剛纔隻是謙虛一下,禮貌性的拒絕,等第二次邀請說不定就同意了呢。”

“是啊,等著看她怎麼被打臉吧。”

不少人等著看阮舒的笑話,阮舒身邊,小助理怯懦的拽了拽她的袖子,一雙靈動的眼睛早就因為委屈和生氣被氣紅了。

“阮總,他們怎麼能這麼欺負人呢?”

阮舒輕歎了口氣,“早就知道今天來不會有什麼好事,但是冇想到lasper會來這麼一出。”

看著鏡頭,阮舒大概明白了華姨今天不來的原因,可能她也覺得能夠加入lasper對她更有幫助,所以纔不來,不給自己造成壓力吧。

想著想著,阮舒輕笑了一聲。

“阮小姐,你這樣笑是在看不起我們lasper嗎?”對麵,切特內爾還在等待著阮舒的回覆。

阮舒緩緩扭過頭,目光直視著切特內爾。

切特內爾瞬間打了個寒蟬,怎麼感覺對麵這個女人有點變了?好像變得更有氣質,也更有殺傷力了。

切特內爾把心裡的想法拋了出去,不可能,就是一個處於弱勢的女人而已,她能夠掀起怎樣的風浪。

而下一秒,阮舒輕描淡寫道:“冇錯,正如切特內爾小姐所說,我就是看不上lasper,所以並不想加入其中。”

“什麼?!”

在場嘉賓無不瞠目結舌,他們不可置信的看著場內的阮舒,張大的嘴巴半天都合不攏。

“這個女人知道她在說什麼嗎?”沉默了良久,場內終於有一道聲音弱弱的響了起來。

“她肯定是瘋了,敢挑戰lasper的權威,我看她是要被時尚圈封殺了。”

既嘲諷又充滿憐憫的目光射了過來,似乎想要將阮舒射成一個篩子。

但是阮舒不在意,她冷眼看著在場的所有人,“不錯,我就是看不上lasper,你們冇有聽錯。”

“既然你看不上lasper那為什麼還要來參加lasper的決賽?”突然,一道響亮的聲音響了起來。

阮舒抬頭望了過去,隻見白玲站在門口,穿著華貴的禮服,臉上帶著倨傲的表情,看什麼人都有一種高高在上的感覺。

“我問你,你既然看不上lasper,那麼又為什麼千辛萬苦突破了區域賽,還來到了決賽?甚至為了冠軍而挑戰lasper的權威,並且在網上製造出那麼大的風浪?”

白玲一邊說著,一邊得意的走了過來,“阮小姐還真是口是心非,一麵做著肮臟齷齪的事情,一麵又把自己說的那麼高尚,不知道的人以為阮小姐有多麼的高大呢。”

聽到白玲的話,不少人有嫌惡的目光看向了阮舒。

就連導播都有點不滿了,他甚至挑了焦鑽的角度對著阮舒拍,讓她看起來比以往胖了一些。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