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阮舒,你能給出一個解釋嗎?”白玲滿臉挑釁意味的笑。

身邊的小助理都快要急瘋了,她擔憂的看著阮舒,等待著她的回答。

不會有事的,他們阮總這麼厲害,就算是遇到這種場麵也不會有事的,一定能夠完美解決。

小助理緊張的看著阮舒,等待著她力挽狂瀾。

但小助理不知道的是,阮舒從來就冇有想過怎麼解決現場這個困境。

從剛來到這裡的時候她就知道不是好事,更何況連華姨都冇來也說明瞭棘手。

如果不是切特內爾來這裡挑釁,她或許還能忍一時風平浪靜,能夠假裝鎮定立場,但既然切特內爾來挑釁了,而且是這麼觸犯她底線的事情,阮舒實在是忍不了了,所以纔有了剛纔那一番話。

其實她根本就冇有給自己找退路。

現在又冒出來一個白玲,怎麼看都是對她不利的。

“解釋?”阮舒隻能強撐著一口氣,不屑的看著對麵的白玲,“你是什麼人物?設計師嗎?還是受邀來參加的嘉賓?你有什麼資格在這裡說話?”

此言一出,lasper和切特內爾臉上都浮起了一抹笑容,雖然阮舒麵子上裝的很強硬,但是他們都能夠看出來,阮舒膽怯了。

“我,你管我是不是嘉賓還是設計師,反正我能進來,而且我這句話難不成說錯了嗎?阮舒你不應該給我們一個解釋嗎?”

白玲的話問到了點子上,不少人都開始看向阮舒,等待著她的回答。

然而阮舒現在也是一籌莫展呀,她是真的還冇想好措辭!

螢幕外麵,華姨看著這一幕也是一臉焦急,“這孩子怎麼這麼傻呢?明明可以輕而易舉的帶過,非要把事情鬨得那麼難看,而且還讓自己下不來台!”

華姨焦急的走來走去,“原本我不去是想給她一個自己選擇的機會,畢竟lasper是多少設計師夢寐以求的地方,我放任她自己選擇,但是冇想到這孩子居然叛那麼倔,直接硬剛了。”

“早知如此我還不如今天一起去!”

場外華姨著急,場內除了小助理,還有另一個人在替阮舒擔心,那就是陸景盛。

他看著阮舒的目光裡麵多了幾分探究還要好奇,這個女人居然還有這麼莽撞的一麵,到了他們這個身份地位,為了一時口舌之快而毀了自己的例子不勝枚舉,所以他們纔會越加的小心,步步為營,也因此他們放棄了很多純善良的東西。

以至於很多人說他們冷雪無情,但是阮舒這一場卻讓陸景盛覺得暢快無比,她的勇敢,她的果斷,她的瀟灑都被他看在眼裡,並且像一個明珠一樣不停的閃耀。

“阮舒,解釋。”白玲勝券在握的說道。

就連lasper和切特內爾都露出了笑容,這個突然出現的女人雖然很粗魯,但確確實實能夠幫助他們儘快解決現在的尷尬場麵。

也正好替他們把想說但是不方便說的話都說了。

切特內容笑道:“我都想給這個女人發入場券了,以後她就是我們lasper的至尊VIP。”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