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asper也笑了笑,“等結束之後把她趕出去,至於後麵怎麼樣你自己把握。”

“明白。”切特內爾舔了舔嘴唇。

此刻阮舒也是心急如焚,即使表麵上鎮定無比,但這到底是全球性的大賽事,更是有全球的觀眾都在關注,如果處理不好的話那她的時尚生涯也就毀了。

她甚至能夠想象得到,那些時尚圈的勢利眼們會怎麼開始編排她了,而阮舒也會在今天晚上之後淪為時尚圈甚至是全球的笑柄。

但即使如此,阮舒也並不後悔剛纔說的話,她早就覺得現在的時尚圈魚龍混在,江河日下,這種噁心臟亂的氛圍讓她難以忍受,今天更是達到了頂點,然後來了一次小爆發。

就在白玲準備繼續發難的時候,一道低沉的男音突然響了起來,“lasper確實不配讓她加入。”

“你胡說八道什麼?你知道lasper是……”白玲刷的轉頭,剛準備再來一波嘲諷,但在看到說話那人時,表情瞬間僵住了。

“陸,陸哥哥?”白玲僵硬的稱呼了一聲。

眼瞧著陸景盛走了過來,白玲連忙笑道:“陸哥哥,你這是做什麼呀,我正在說正事呢,你就不要和我開玩笑了。”

“阮舒她看不上我就算了,但是看不上lasper實在是她太自負了。”白玲可憐巴巴的看著陸景盛。

同時心裡狂怒,陸景盛怎麼要在這麼重大的場合和她對著乾?

不應該啊,按道理說陸景盛就算是對她有所懷疑,可是還不至於和她當中撕破臉皮的地步,不然他知道自己對他做的那些事情,肯定一秒鐘都忍不了,早就把她給處理了。

也就是說,陸景盛是在還冇有恢複記憶的情況下也要站在阮舒那一邊?

白玲逐漸紅了眼睛,為什麼,為什麼陸景盛都這樣了,心裡還全是阮舒?

她不甘心,也不服氣!

“哦?”陸景盛看了一眼阮舒,眼底居然劃過一絲安慰的情緒?

阮舒愣怔了一下,心道他來摻和做什麼?

但是表麵上阮舒還是抱著客氣的態度,“陸先生有何高見?”

陸先生?這麼生疏的稱呼?

她之前不是比較他“景盛”的嗎?

陸景盛眉頭微挑,壓下了心頭的火氣,“其實阮小姐說的並冇有錯,之前的lasper或許真的還不錯,但是現在的lasper可就是不如此了。”

陸景盛看了眼大螢幕,衝著那邊的一個工作人員點了點頭,說道:“既然大家那麼想知道理由,那我準備了一段視頻,大家可以看一看。”

白玲氣得臉都紅了,“陸哥哥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我知道你是被阮舒那個賤人給迷惑了纔會替她說話,甚至是找出一些假證據出來,就是為了替她脫險,但她是一個怎樣的人我們再清楚不過了不是嗎?你又何苦要這樣做?”

聽到白玲的話,眾人鄙夷不已。

“看著挺帥的,還有錢,原來卻是個舔狗啊,被一個女人迷惑,我看陸氏集團也快冇了。”

“是啊,陸家辛辛苦苦那麼多年的基業也會付諸東流。”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