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綁架?”阮舒的心跳突然漏了一拍。

她本能的伸出手抓住裴欒的袖子,語速極快道:“到底是怎麼回事兒?他被綁架了,他不是和白玲在一起嗎?這一塊白家的勢力遍佈,怎麼可能會讓他遭到綁架?你是不是看錯人了?”

“我就知道,隻要是和他有關的事情,你必定會激動不已,特彆是這麼大的事兒。”裴欒有些心酸的笑了笑,目光中有些無奈和頹廢。

阮舒不好意思撓撓頭髮弱弱開口道:“這不是想要帶他去治療嘛,之前我和大哥,還有你之間的約定是讓他治療完了之後我們纔不繼續聯絡,可是現在他的失憶還冇有完全恢複,現在的他本來就容易被人欺騙,如果再被綁架,說不定會發生什麼糟糕的事情。”

阮舒說著臉上浮起一片擔憂之色,他望向裴欒的眼睛裡滿是急切,“所以他到底怎麼樣了?你快說啊!”

裴欒看著她的胳膊,“我先給你處理傷事,這件事待會兒再說。”

“不行。”阮舒猛的甩開他的手,動作粗魯。

他僵硬的看著裴欒,“不行,必須現在說清楚,我要知道他的事情。”

“你還是放不下他,阮舒不要忘了你答應我和你大哥的事情。”

阮舒垂下眼睛,神情落寞,“我知道,可是還冇有到約定的時間,裴欒,你應該知道,我們就算是離婚了,但他也是我的前夫,我不希望我和他的過去被一個對我心懷惡意的女人隨意編排。”

“而且如果陸家和白家聯姻,那麼對我們阮家也是一個巨大的威脅,所以我必須要讓他和白玲之間斷的乾乾淨淨,清清楚楚。”

裴欒目光複雜的看著他,“你到底是想讓陸家和白家分的清清楚楚,還是不想看他們倆走的太近?阮舒,你有冇有想過自己的心意?你都是自欺欺人,還是真的真的在為軟家打算?”

阮舒臉色微變,“裴欒,你這是在逼我嗎?”

兩人四目相對,空變得焦灼起來,最後終究是裴欒讓步了。

裴欒輕歎了口氣,緩緩開口道:“阮舒我明白你的心意,可是你不能始終困在同一個地方不是嗎?我們得要向前看,你已經為了這個男人耗費了幾年,難不成還要再浪費幾年嗎?”

“這是我的事情,不需要你多管。”

裴欒臉色一陣陰晴不定,最後咬了咬牙開口道:“你長大了,這些事情實不應該我們管但你最好記住你和我們的約定本。”

“裴大哥,看來你真的是神經衰弱了,這麼一件小事我還不至於記不得。”

裴欒意味深長的看著她,然後輕笑了一聲,“走吧,我帶你去那家酒。”

一路上兩人沉默,一種詭異的氛圍在他們之間瀰漫開來。

阮舒第一次覺得和裴欒待在一起如此的彆扭,難受。

她現在隻迫不及待的想要見到陸景盛。

雖然是在白玲的地盤,但是他被綁架也不知道會出什麼樣的事情,阮舒放心不下,也久久難以平靜心情。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