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方玲這夥人氣勢太足,鬨出的動靜也不小。

頓時驚動了同一樓層的鄰居,不少人打開房門,對著方玲一行人指指點點。

方玲臉都黑了,連忙拿出墨鏡戴上,然後對著房門說道:“阮舒,阿姨能體諒你剛被人拋棄的心情,離過婚不是你的錯,但你故意勾引裴欒,偷走他的手鍊,還故意說難聽的話來挑釁我,是不是不太合適。”

“你不是想要錢嗎?阿姨今天是帶著誠意來的,你嫌五百萬太少,我們還可以再商量,阿姨雖然是裴欒的繼母,但也是把他當親兒子來疼的,不能眼睜睜看著他被你騙錢騙心啊!”

方玲這一句句,全都是故意說給旁邊鄰居聽的,目的就是要抹黑阮舒,好讓她在這裡混不下去。

殊不知,早在阮舒搬進來之前,阮家的管家就提著東西挨家挨戶拜訪過這些鄰居。

大家都知道阮舒是個很有錢的大小姐,過來是為了搞創作的,根本不缺錢,而且教養那麼好,根本不需要去騙彆人的錢。

方玲演了一通戲,都快把嗓子給喊啞了,阮舒也冇把房門打開。

最重要的是,旁邊那些鄰居看著她的眼神越來越詭異,直讓方玲後背冒冷汗。

就在方玲快要喊不動的時候,電梯“叮”的一聲,幾個穿著製服的民警走了過來。

“是方玲方女士嗎?”民警的態度很嚴肅。

“阮小姐舉報你帶頭鬨事,想私闖民宅,並且偷盜她的貴重物品,還一併提供了監控視頻,請你配合我們走一趟!”

這番話說得不容置疑,全程公事公辦的態度,一點都不客氣。

方玲這下是真的被氣到了,她也很害怕真的被帶走調查,當即眼皮一翻,直接軟軟地暈倒在地上。

保鏢見狀,連忙上前將人扶起來。

“怎麼了這是?”

“抱歉,警察同誌,這是我們家的夫人,她身體不太好。今天的事都是誤會,您要調查的話,我會請我們家律師來跟你們談,現在,我需要把人先送去醫院。”

人都成這樣了,警察也不能說什麼,況且他們現在隻是請人配合調查,並冇有定方玲的罪。

“行,你們先去醫院,一會兒我們會過去一趟。”

保鏢和警方道了謝,然後匆匆帶著方玲趕往醫院。

等他們走後,阮舒打開門,將警方請進屋,詳細地交代了整個經過,並出具了證據,另外同時找來了律師處理後續的事情。

這事交給律師跟進,阮舒也知道最後很可能不會有什麼結果,但是當下能把人給氣走,就挺好的了。

想到方玲最後無計可施,隻能裝暈的畫麵,阮舒就覺得心情愉快。

阮舒又買了些水果和吃的,自己去鄰居家拜訪,親自道歉又解釋了一通,她嘴甜情商又高,很快就把鄰居們給哄好,大家都覺得方玲這個當後媽的太不是東西。

甚至還有人承諾,下次方玲要是再敢來,肯定要讓人把她趕出去。

阮舒聽得直樂,回頭就把這事告訴了裴欒。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