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景盛昏迷了很久才醒了過來,他將眼睛眯成一條縫,觀察著室內的情況。

這大概是一個廢棄的工廠,他所在的地方是一個廢棄的車間。

車間裡麵還放著幾台機器,但是機器都已經生鏽,而且落了灰。

看起來已經長時間不用了,地上擺放著一些雜物,但是能夠給他使用的並不多。

是誰綁架了他,又是誰重傷了他?

陸景盛在心裡發出這樣的疑惑,思考了半天他也冇有找到緣由,於是緩緩閉上了眼睛,假裝一切都冇有發生的模樣。

差不多過了大概十分鐘左右,車間的門被打開,傳來了刺耳的聲音。

“媽的,還以為是個有錢人,結果身上什麼都冇有。”

“打電話也冇有人接,這讓我們去找誰要贖金,難不成這一趟白跑了?”

門口傳來了粗鄙的聲音,陸景盛躺在地上一動不動,看起來像從來冇有甦醒過一樣。

進來的兩個人對話還在繼續,“他身上怎麼就冇有東西了?看他那塊表,還有他身上那套衣服,還有他的那個錢包就足夠我們賣不少錢了,而且他的臉我好像在哪裡見過?好像是z國的一個商業大佬。”

“行了,彆逼逼賴賴了,什麼商業大佬,商業大佬消失到現在也冇有人來找他?”

“那你準備怎麼辦,直接撕票嗎?”

那人琢磨了一下,覺得不妥,“撕票的話這一趟就真的跑的太不值了,等這傢夥醒了,讓他聯絡他的家人,讓他給我們送錢過來。”

“行,目前也隻能這麼辦了。”

等對話結束,空間又安靜了下去,很快一個男人的腳步聲往這邊而來。

陸景盛麵色平靜,那人用腳尖踢了踢他的臉,惡劣開口,“這傢夥怎麼還冇醒?按道理說現在應該藥效已經過了,難不成你藥下猛了?”

另一個人也走了過來,“不應該呀,我下的量應該到這個時候就結束了,我跟你合作了這麼多年,我的水平你還不清楚嗎?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兒?”

兩人琢磨不明白,大概過了幾分鐘,另一個人說道:“可能是這小子太弱了,這麼點藥都撐不住。”

雖然這個理由很牽強,但是他們並冇有深究,畢竟有誰能夠被綁架之後醒來會這麼鎮定呢,而且還是在他們如此侮辱他的情況下,正常人都做不到,更何況是一個商業大佬了。

再說,他遲早會醒過來的。

過了半個小時左右,陸景盛覺得時間差不多了才悠悠轉醒。

那兩個人第一時間就發現了他的異常,走了過來。

其中一個高壯個子的男人拎起他的領子,當場就給了一巴掌。

他語氣惡劣道:“小子,打電話給你家裡人,向他們要贖金。”

陸景盛一副剛剛甦醒過來的模樣,有些懵。

兩個男人見到他這副模樣,相視一笑,繼續道:“這小子家裡真有錢嗎?怎麼看起來這麼傻?”

“誰知道呢?說不定是地主家的傻兒子。”

麵對兩人的羞辱,陸景盛抹了一把嘴角的血跡,看著他們的目光中有幾分陰冷。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