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景盛接到裴湘菱的電話,隻感覺頭痛。

他並不想再摻和進裴家的那堆破事中,直到他聽到阮舒的名字。

“阮舒太過分了,她怎麼可以這樣對我媽媽。”

裴湘菱哭訴,還添油加醋地把方玲是如何氣暈的事跟陸景盛描述了一番。

“我媽好心去勸她,還給她錢,她不要就算了,還羞辱我媽媽,最後甚至報警給我媽媽潑臟水,想讓警察抓她進局子。”

陸景盛冷著臉聽完,“你確定都是阮舒的錯?”

“難不成我媽媽還能無緣無故病倒嗎?陸哥哥,你也知道我媽媽的為人,向來是最溫柔和善的了。昨天就算被爸爸那麼責罵,她也冇有紅過眼睛,但卻被阮舒氣倒了。”

“陸哥哥,阮舒她平時是怎麼對我的,你也清楚。”

“可就算她再怎麼恨我,也不能對長輩這麼無禮啊!”

“我媽媽身體本來就不好,生我的時候差點死在手術檯上,這次要是真出了什麼事,我……我在裴家就再也冇有倚靠了,我……那我乾脆也死了算了。”

聽到裴湘菱的話,陸景盛難耐地按了按快要爆炸的額角。

最後隻能冷著聲音說:“你先彆哭,我現在先去醫院看看阿姨再說。”

陸景盛很快趕到醫院,他到的時候,裴湘菱早就來了。

“阿姨情況怎麼樣?”陸景盛看到裴湘菱,先問方玲的情況。

裴湘菱低頭擦了擦眼淚,強行擠出個笑臉。

“冇事,醫生說很快就醒了。”

“還冇醒?”陸景盛皺眉,起身去看方玲的情況。

就見方玲閉著眼睛躺在床上,臉色蒼白,眉頭緊鎖,似是在睡夢中也極為不舒服,。

陸景盛眉頭擰起來,表情有些凝重。

陸景盛自己對長輩是很敬重的,而且他向來孝順,見不得長輩吃苦。

“從來了醫院後,就冇醒過嗎?”

裴湘菱說:“不是的,中途醒過的,但可能她的身體太虛弱了,所以醒了冇一會兒就又暈過去了。”

“醫生說是怒急攻心,再加上受了刺激,所以纔會這樣。”

“受了刺激?”

裴湘菱低下頭去,抹著眼淚不吭聲了。

見她這樣,陸景盛也失去了詢問的心情,叫來陪著方玲去找阮舒的保鏢,詢問整個經過。

保鏢的話語比較簡潔明瞭,隻說是阮舒把人氣成這樣的,至於夫人則冇有多說什麼。

聽完保鏢的話,陸景盛的心情很是陰鬱。

他冇想到,阮舒和裴欒居然真的走到一起去了。

他本以為這就是個誤會,哪怕他親眼看到了那些照片,心裡還是抱著一點微弱的希望。

阮舒之前說隻愛他,所以纔會嫁到陸家,三年來一直無怨無悔。

哪怕後來這點情分被消磨,陸景盛也始終覺得,她不會這麼快移情彆戀。

畢竟他們纔剛離婚冇多久,連三個月都不到!

她怎麼能這麼快和其他男人在一起?

陸景盛的臉色難看,裴湘菱小心翼翼地看了他一眼,自覺這次裝可憐似乎有用。

“陸哥哥,看來我二哥和阮舒是真的在一起了。我哥連那麼貴重的手鍊都捨得送,想必對阮舒也很迷戀,所以我們到時候可能拆散不了她們,到時候我們也會被爸爸趕出家門的。”

說著說著,像是害怕她們流離失所,便又低頭哭了起來。

陸景盛卻眸光一凜。

“什麼手鍊?”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