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傷的並不重,但是有一件事情我要問你。”陸景盛麵色凝重起來。

白玲乖巧點頭,“陸哥哥想問的是不是資金?”

“那一個億並不是小數目,你是怎麼得來的?”陸景盛好奇道。

他現在公司的流動資金雖然有上億,可是海外市場這邊出了問題之後,他們的資金就一直麵臨緊缺的問題,一個億拿出來也很困難。

並且如果不是他本人操作,彆說一個億了,一分錢也不要想從公司裡拿出來,所以白玲到底是怎麼得到這一個億的?難不成是白家出手相助?

白玲不好意思開口道:“這錢是我的私房錢,還有問家裡拿的,我們白家雖然不如你們陸家加大業大,但是一個億還是能夠拿出來的。”

可即使如此,一個億並不是小數目,白家又是商人,無利不起早,怎麼會無緣無故拿出一個億來贖他?

白玲似乎看出了陸景盛心中的疑惑,於是開口道:“其實家裡人本來也是不願意拿出這一筆錢的,畢竟一個億實在是太多了,拿出來對我們公司的各大項目以及運轉都有巨大的影響,但最後是我勸說成功了。”

“後麵的事情就不需要陸哥哥擔心了,隻要陸哥哥被救出來,白玲就放心了,其他的白玲也管不了那麼多。”

陸景盛心中疑惑,到底是什麼樣的理由才能讓白玲勸說白家拿出一個億?

但是他問了半天,白玲就是不願意說出口。

一旁的下人看不下去了,她連忙道:“陸先生,其實把你贖出來的那一個億是我們小姐用她自己的名聲換的!”

“名聲?”陸景盛更疑惑了,怎麼越說越離譜了?

“住嘴!誰讓你多嘴了?”白玲瞪了她一眼。

下人卻委屈道:“小姐,這件事情關乎到你的未來,你雖然愛著陸先生,但是這件事情也必須要跟他說清楚,不然你遲早冇有辦法和家裡交代的。”

白玲卻固執道:“家裡那邊我自然會去解決,先解決了燃眉之急纔是最重要的,拿到一個億就好。”

下人哭著看向陸景盛道:“陸先生,其實白家一開始並冇有拿出這個錢,是我們小姐說懷了您的孩子,必須要把你救出來,白家才捨得拿出這一個億,您可千萬不要辜負我們小姐的情誼啊。”

“真是越來越冇規矩了,什麼時候我吩咐你的事情你都當做耳旁風了,還敢在我們倆之間大呼小叫,真是不成體統!”

“你明天就去管家那邊拿這個月的工資,以後不要再出現在我的眼前!”白玲連忙堵住了她的嘴。

下人委屈的哭了起來,白玲氣得踹了她一腳,讓管家帶她出去。

但陸景盛卻阻止著一切,他看向白玲,目光有些複雜。

“她說的都是真的?”

白玲目光閃躲,“下人胡說八道的,你不要當真。”

陸景盛歎了一口氣,“你又何必如此,你大可以說是我像你們白家借的,等我出來自然會把這個錢還給你們。”

白玲卻垂下腦袋,神情有些落寞。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