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我多管閒事,我聽到你被綁架的訊息就前往混亂的酒吧找你,還差點被人滅口,又輾轉了好久才找到你,你居然站在白玲的那邊和她一起來說我,你真是眼瞎了。”

“你差點被滅口?”陸景盛“唰”的一下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他的心臟像是被一雙強有力的大手給捏住一樣,下一秒就要被捏爆,疼得他呼吸不過來。

陸景盛連忙走到阮舒的麵前,檢查她身體上有冇有傷口。

“怎麼會被滅口?是那一群歹徒嗎?”

關心則亂,陸景盛的思維開始混亂起來,有一瞬間的宕機。

陸景盛看了半天才發現阮舒身上並冇有受傷,這才放心下來。

阮舒冷笑一聲,“是白玲派的人,如果不是裴欒幫我擋了一槍,現在的我恐怕已經中槍身亡了。”

“什麼?”路景勝吃驚不已。

在這一瞬間,他幾乎立刻就相信了阮舒,可是幾經思考之後,他又覺得阮舒的話並不成立。

如果真的是白玲做的,那麼白玲折騰這一遭又是為了什麼呢?

她找人殺阮舒又綁架他,難不成就是為了最後用贖金去贖出他?

怎麼看都不像是一個正常人能夠做出來的事情。

“怎麼?你難道不相信?”阮舒將目光落在了白玲的身上。

“你難道冇有什麼想解釋的嗎?”

白玲和她對上目光,突然間有些害怕,於是往後退了半步。

她怯懦的藏在了陸景盛的身後,“我有什麼可解釋的?你又何必汙衊我?你空口無憑就直接把這件事情推在我的身上,我又能如何反駁你?你隻不過是仗著陸哥哥相信你纔敢這麼胡說八道,有本事你拿出證據來!”

“證據?”阮舒砸吧了兩下,嘴突然有些欣賞的看著白玲,“我真是小瞧你了,死到臨頭還不肯說出實話。”

不過這也是你的本事,能夠做的乾乾淨淨,冇有留下任何痕跡也是你的能力。

“夠了。”陸景盛突然打斷了她的話。

阮舒有些不可置信的看著他,瞳孔收縮。

陸景盛臉色陰沉,“這一次出了意外,是白玲救了我,你何苦這樣挖苦他?”

阮舒往後退了半步,視線在陸景盛和白玲之間來迴轉動著。

“我挖苦她?”

阮舒看到了白玲眼底閃過的一絲得意,“我千裡迢迢來救你,甚至差點豁出了性,命你到底有冇有心?居然對我說出這樣的話?”

“我知道你救我是為了我好,可是這一次白玲也是為了救我,其中一定有什麼誤會,等我們查清楚了再談也不遲。”

“我已經查得夠清楚了!”阮舒隨手拿起桌上的一個杯子砸在了地上。

“我和你們冇有什麼好談的,既然你冇事那我就先走了,以後我們還是最好不要再見,也希望陸先生保護好自己的身體,在我們治療結束之前確認自己的健康。”

陸景盛有些不悅,他下意識的想要挽留住阮舒,可是他心中的驕傲不允許他怎麼做。

阮舒甩了甩著袖子就打算走,但剛轉身就走又後悔了,“等一下,我還有情冇有解決。”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