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景盛拿出手機來,打開螢幕放在她麵前,“我想起來一些事情。”

阮舒目光落在他手機螢幕上,是他和齊桓的簡訊介麵。

她猛然想起來,裴欒之前說,白玲在國內讓人綁架了齊桓,以致於陸景盛失憶的這段時間裡,和他聯絡的不是齊桓,而是白玲安排的人。

裴欒安排了人把齊桓救了出來,現在已經和陸景盛重新聯絡上了。

兩個人最新的兩條訊息,是陸景盛問齊桓,阮舒和他到底是什麼關係。

而齊桓的回答是:陸總,阮總是您的前妻啊!

陸景盛:我失去了一部分記憶,我問的是,我和她之前關係融洽嗎?

齊桓的回覆字數很多,占據了整整一屏,大概講述了兩個人婚姻存續期間,他對阮舒並不好。離婚之後,他後悔了,於是要重新追求阮舒。

“我不知道這些和你綁架我有什麼關係?”阮舒臉色發冷。

“他告訴我,他是被裴欒救出來的,那這個人是你的人吧。”陸景盛的語氣裡甚至冇有疑問,平靜陳述。

阮舒眼睛半眯了下,“你懷疑我和白玲做了一樣的事情,派人給你傳遞假的訊息,來控製你?”

陸景盛眼神狠戾陰鷙,“我懷疑一些,現在誰都不信。”

阮舒輕嗤了一聲,“陸景盛,你應該查的到你陸氏集團現在是什麼鬼樣子,你有什麼值得我控製的?雲舒、霆舒甚至我自己的予舍工作室,哪一個不比你強!”

“報複。”陸景盛冷冷吐出兩個字。

“什麼?”阮舒疑惑皺眉。

“如這個人所說,婚內我對你並不好,你難道不想報複我?”陸景盛質問。

阮舒點了點頭,“隱瞞我就是予舍時,我是想報複你的。答應你給你一百天的時間追我,我也想出一口惡氣。”

“可是眼下,你什麼都不記得了。”

“陸景盛,我如果想報複你,最好的方式就是讓你原原本本的記得所有的事情。你失憶前,已經開始愛上我了,讓你餘生在後悔和孤獨裡老去,難道不是最好的方式嗎?”

陸景盛的目光不斷打量著她,仔細的盯著她臉上細微的變化。

直覺告訴他,阮舒臉上逐漸顯露出的悲傷不是假的。

可如果不是阮舒,那還能是誰……

他現在的處境太危險,國外阮舒和白玲都不能相信,阮霆和裴欒對他敵意很大。國內的情況他更不瞭解,連貼身的助理都能被綁架偽裝。

他必須先找到誰製造了車禍,害他失憶,否則他冇辦法破這個局。

“給阮霆打電話。”他把手機向她推了推。

“你肯放我走?”阮舒驚訝。

“我可以放你走,但阮霆要幫我辦一件事。”陸景盛終於進了主題。

阮舒抿了抿下唇,說到底,他並冇聽進去多少。最終,還是要走到講條件這一步。

“說吧,你的要求是什麼。”

陸景盛幽幽開口,“讓阮霆查我的車禍的原因。”

阮舒會意,這件事對她哥來說不難,用一個答案換她平安,哥哥多半會答應。

但這個結果對陸景盛很重要。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