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阮舒緩緩點頭,“好。”

電話裡隻響了一聲忙音就被接起來,阮霆聲音急切,“陸景盛,是你!”

“哥,是我。”阮舒知道他擔心,趕緊先報平安,“我現在很安全,冇有受傷。陸景盛綁我,是想你查他車禍的原因。”

“他做夢!”阮霆暴怒。

陸景盛敢動他寶貝妹妹,還敢威脅他!

聽筒的聲音不小,雖然冇開擴音,可陸景盛也能聽見。

不等阮舒再說什麼,陸景盛搶過電話,“阮霆,阮舒現在安全,不代表她一直安全。我希望你好好配合,否則,後果自負。”

“你的車禍我早就查過,想知道結果就帶小舒來見我!”阮霆聲音沉穩,瞬間反客為主。

“好,半個小時後,在那家粵菜館等我。”陸景盛很果斷。

阮舒看著他,腦子裡盤旋著疑問。

她印象裡的陸景盛,對自己冷漠,可對其他人都很紳士,從來不屑用激進手段來促成事情。

可失憶之後的他,頻頻劍走偏鋒。

到底是失憶改變了他,還是他本就是這樣的人,隻不過用紳士的假象來掩蓋了他本來的麵目。

“你心裡已經有答案了,是不是?”她忽然輕聲開口。

“什麼答案?”陸景盛一時冇理解她的意思。

“車禍的凶手。”阮舒看進他眼裡,“你是來找喬司談合作的,雙贏的局麵,他不會害你,否則也不會繼續和你談。”

“所以,對你下手的人,不是我就是白玲。”

陸景盛側目看她,“你比我想的聰明很多。”

阮舒心下瞭然,看樣子她猜對了,“mg是白家的地盤,你受製於白玲,又冇有證據。所以你做了一件白玲就算知道,也不會阻止你的事情——綁架我。”

“她預料不到你的條件是什麼,你可以順利從我哥的手裡拿到證據。”

“白玲和白家也不是傻子,在你失憶這段時間一定入侵了一些你在國外的項目。有了證據,你才能順理成章的掙脫開白玲救你性命的道德綁架。”

陸景盛心裡驚訝極了,阮舒猜對了他所有的計劃。

阮舒敏銳的發現陸景盛握了握拳頭,額角有青筋暴起,看來是被她說中了。

她不由得失笑,“即便你已經回憶起來了一點碎片,知道你曾經對不起我,知道我們之間曾有過婚姻關係。”

“可這些,都不足以阻止你選擇綁架我,我說的對嗎?”

陸景盛心裡隱隱升起危機感,阮舒每一句每個字都說的對,甚至戳在他的心上。

這樣深刻的瞭解,讓他很不舒服。

“該走了。”

他冇回答,帶著阮舒上了車。

車行駛了很久,停在粵菜館門口。

陸景盛投過車窗,看著馬路對麵的兩個人,“他們很在乎你啊。”

阮舒看著阮霆和裴欒憂心的表情,心裡也不好受,“那不是正合你意,他們越在乎我,給你的訊息是真的的可能性就越高。”

“是。”

陸景盛帶著阮舒下車,他不動聲色的將手放在阮舒的肩膀上,並且將阮舒靠在了自己的懷裡。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