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阮舒想要掙紮,陸景盛發現了她的意圖,微微彎腰,嘴唇湊進了她的耳朵,遠遠看過去就像一對親密無間的情侶在講悄悄話一樣。

但是陸景盛說出來的話卻如此的寒冷而又令人膽戰心驚,“你要是配合我,我以後絕對不會要做這樣的事情,也能夠讓你和他們安全回去。”

“否則,你知道會有什麼後果的。”

然而,阮舒冷笑一聲,啪的一下打開了陸景盛放在她肩膀上的胳膊,“你少猖狂,我哥不會放過你。”

兩人說話間,阮霆帶著裴欒已經走了過來。

陸景盛想開口,阮霆先他一步,“進去說吧。”

阮舒能想明白的事情,阮霆自然也能想得到。

四個人坐在包廂裡,阮霆把手裡的檔案袋甩在桌上,“你要的東西。”

陸景盛毫不客氣,拆開檔案袋仔仔細細看了一遍。

和他料想的差不多,他一出國就被白玲盯上了。

“白玲的本意,應該是想殺了你的。”阮霆表情凝重,目光時不時掃過阮舒。

“隻不過,你命大,她大概是看你失憶了,就想利用你。”

陸景盛收起資料,“證據我拿走了,人你帶走吧。”

說完,他起身要走。

然而,他剛站起來,裴欒就先他一步站在了包廂大門的門口。

陸景盛看向阮霆,“你什麼意思?”

“陸先生是不是太天真了,你綁架我妹妹來威脅我,以為我輕易就會放你走?”阮霆聲似利刃,渾身氣場極強,壓的人喘不過氣。

“阮總這是要拿我開刀了?”陸景盛身處劣勢,可絲毫不軟弱。

阮霆起身,繫好西裝釦子,把阮舒牽到自己身邊來。

“我隻是想告訴陸先生,成年人要為自己的所作所為付出代價。”阮霆說完,帶著阮舒離開。

走出粵菜館,阮舒不停的向後看,“哥,你不會要殺了他吧?”

阮霆不爭氣的瞥了她一眼,“我犯得上嗎?殺人不用償命?”

阮舒鬆了口氣,“那他……”

“白玲被趕出國,白家的勢力已經被我壓縮了很多。雖說mg是白家的大本營,可我不認為現在的白家有這個實力做這些事情。”阮霆耐心解釋。

“白玲想打陸景盛的主意,我就讓她急一急。看看她背後,到底藏了什麼人。”

阮舒恍然大悟,“還是哥高明。”

阮霆低頭看了眼腕錶,“耽誤太久了,該回國了。”

一行三人離開了這個地方,阮舒坐在飛機上麵看著外麵的景色,嘴角微彎,顯然心情愉悅極了。

“就怎麼開心?”裴欒問道。

阮舒神情放鬆,“冇錯,終於將這些糟心事告一段落了。”

這段時間比賽和陸景盛的事情都讓她勞心勞力,比賽的結果雖然不儘如人意,但好在lasper現在也算是名聲儘毀,距離華姨想肅清時尚圈的願望也算進了一步。

陸景盛那邊,雖然失憶了,但好在人冇事。

想著想著,阮舒躺在座椅上睡著了。

另一邊。

陸景盛再次提出要回國,白玲心急如焚。

在國外她的地盤,她可以隻手遮天。

但是回到z國之後,她就不能為所欲為了。

白玲表情溫柔討好,“陸哥哥,我們真的要這麼著急就回去嗎?這邊的項目剛剛談完,你的記憶治療也冇做完,不如等你治療結束,帶著記憶回去,也能更好掌握國內情況啊。”

陸景盛點了點頭,“說的也是,也該見見你的父母了。”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