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晚上回家,阮霆一直在打電話。

阮舒無聊按著手機,收到了安迪的訊息:你明天在公司嗎?

阮舒:在啊。

安迪:好,我明天去找你。

“小姐,吃飯了。”管家走到阮舒身邊。

阮舒抬頭看了一眼阮霆,他正好掛了電話,“哥,安迪姐說明天她來找我。”

阮霆腳步一頓,“哦。”

“你這是什麼反應啊!”阮舒看的著急。

剛纔講電話還很從容的阮霆,頓時變得有點小結巴起來,“安,安迪姐約你,你叫我做什麼?”

阮舒斜了他一哥一眼,“哥,你要不要這麼慫啊?隻是朋友見麵而已,我們在國外那麼長時間好不容易回國,怎麼,你連這個麵子都不願意給安迪姐嗎?”

阮霆尷尬的咳嗽了一聲,“那時間地點由你們定,到時候給我發訊息就行。”

“還什麼時間地點,反正你也冇事,明天就去我公司唄!”阮舒替他著急。

說完之後她還不放心,“對了,我帶了一些國外的禮物和特產,如果你冇怎麼準備的話,可以從我這邊拿,安迪姐是不會介意的。”

在阮舒的印象裡麵,阮霆一直都比較神經大條,雖然他在生意上很仔細,可是在私人感情方麵卻很疏忽。

為此阮舒為他花了不少心思,而這一次為了幫助他成功拿下安迪姐,阮舒也是絞儘腦汁,連禮物都替他準備好了。

可是這一次的阮霆和以往的不太一樣。

隻見他笑著點了點頭,“禮物就不用了,我自己在國外的時候隨便買了一點,正好帶回來了。”

阮舒瞪大眼睛,“你居然在國外買了禮物?是什麼東西,快給我看看!”

阮霆咳嗽了一聲,“就是一些不值錢的小玩意兒。”

阮舒意味深長的看了他一眼,“原來哥哥現在也開始改變了,會為了喜歡的人特意買禮物了。”

阮霆像是被說中了一般,臉色一紅後落荒而逃。

最後一個菜上桌,管家就看見阮霆跑了。

“唉,少爺怎麼走了?要吃飯啦!”

“他害羞了。”阮舒拿起筷子,十分得意。

管家爺爺當即笑開了,“小姐這意思是,少爺有喜歡的人了?”

阮舒點點頭,“爺爺,你啊可得保養好身體,以後得給我哥帶孩子啊。”

管家爺爺嘴快咧到耳後了,“哎哎,我好好保養。”

父母去世以後,她和哥哥都是管家爺爺照顧大的,在他們眼裡,管家就和自己親爺爺一樣的。

看他這麼開心,阮舒心頭湧過熱流。

第二天。

阮舒一下樓就看見阮霆已經坐在餐廳了。

阮霆管理的雲舒財團,和她手裡的那兩個公司可不一樣。

他這個級彆,已經不必每天上班下班管著項目了。除非特大投資覺得,否則他一般都是在家享受生活。

“哥,起這麼早啊。”阮舒笑眯眯的打趣。

“嗯,我昨晚看了一眼霆舒集團的報表,最近的業績有點下滑啊。”阮霆一邊喝著咖啡,一邊漫不經意的開口。

阮舒坐在他對麵,“霆舒是裴欒在管的,你跟我可說不著。”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