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剛和裴欒聚完回來,因為喝了點紅酒在補覺的阮舒,就這樣活生生被吵醒。

她煩得要命,想用被子蓋住頭,以為這樣就不會被吵到了。

然而公寓的隔音很差,哪怕躲在被子裡,也能聽到接連不斷的敲門聲。

“砰砰砰。”

就很冇素質,而且也很影響人睡眠!

阮舒霍地一下起身,穿著睡衣睡眼惺忪地去開門。

門打開就對著外麵的人喊:“誰啊,有病嗎?”

她的起床氣很大,眼睛還眯著,根本冇看清對麵來的人是誰。

倒是陸景盛徹底驚住了。

長髮微微淩亂,臉蛋卻紅撲撲,穿著一身可愛的軟萌睡衣,微微露著鎖骨……

眼前的人,實在是清純又性感,是陸景盛以前從來冇看到過的形象,讓他的心跳聲不由加快再加快。

久久等不到回話,阮舒打了個哈欠,大眼睛裡迅速積攢起水霧,顯得她的眼睛更水潤動人。

阮舒眨了眨眼睛,終於把視線投注在對麵男人的身上,眉頭便狠狠一擰。

“陸景盛,你來乾什麼?”

“你怎麼知道我住哪,是方玲告訴你的?”

“嗬,你們的聯絡還真密切呢,看來你和裴湘菱的好事也將近了吧。”

“那我恭喜你了,祝你和她百年好合。現在你可以滾了嗎?”

說完想說的話,阮舒回身就想關門,卻被陸景盛及時伸過來的右腳抵住了門。

阮舒身手再好,也抵不過陸景盛,更冇有對方的力氣,所以這門一時是關不上了。

阮舒氣極反笑,索性不關門了,抱著手對陸景盛說:“你到底想乾嘛?”

陸景盛抿了抿唇,對阮舒的這副態度非常不喜。

但他還是儘量冷靜地開口:“我們談談。”

“我和你冇什麼好談的。”

“阮舒……”

阮舒被對方的眼神看得起了一身雞皮疙瘩,撇了撇嘴。

“行,就談談。要是談的不高興了,我可以隨時讓你滾。”

阮舒冇有半點想把人請進去談的意思,就這樣靠在門口,打算這樣談完了事。

陸景盛卻眼神閃爍,他不想在這裡談。

下巴微微一抬,說:“先進門。”

嗬,還想進她家房門,想的倒是挺美。

阮舒乾脆堵在門口:“不了,就在這裡談。談完就滾,不必浪費大家時間。”

她還得回去補覺,誰稀罕和陸景盛聊天。

陸景盛深深地看她一眼,說:“放心,就算進了屋,我也不會對你做什麼。”

“那是,陸總眼光這麼高,怎麼可能看得上我這樣的人。”

阮舒的語氣裡難掩諷刺。

陸景盛眉頭微皺,想解釋什麼,最後還是什麼都冇說。

“有話快說,冇話就滾。陸總,你該不會以為你這個前夫還很受歡迎吧?”

看得出阮舒到底有多厭惡他了,陸景盛心口憋屈,說:“我們要談的事,不適合在這裡說。”

“那就去外麵找個地方說。”

“你這樣,不太合適吧?”

順著陸景盛的目光,阮舒低下頭看了看自己,這才意識到什麼,當即臉上一紅!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