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話題進行不下去,時嵐趕緊圓場,“那個,阮總不知道,阮小姐是知道的哈。”

阮舒瞥了一眼自家哥哥,樂了,“嗯,我知道。但不是說,聯姻失敗了嗎?”

“聯姻這種事,哪有什麼失敗不失敗,兩個人結婚,做出有益於雙方家族的合作,纔是正經事。除非,兩個家族不願意合作了,纔算是失敗吧。”時風一副雲淡風輕的模樣。

“時總的意思是,你們和安家不打算合作了?”阮舒明知故問,還做出一副不太理解的樣子。

阮霆也樂得接這個話,“哦,時總這次過來是打算尋求新合作?安家是做進出口的,我這兒的確也有一些進出口的路子,時總也算是找對了人。”

時風被這兄妹倆氣的直咬後槽牙,“我的意思是,我和安迪的聯姻隻是暫時擱置,不是失敗了,時家會繼續和安家合作的。”

話都說到了這個份上,阮霆和阮舒還哪裡不明白。

安迪在安家力挽狂瀾,導致聯姻冇法繼續。應該是又從時嵐這裡聽說,她,尤其是她哥和安迪關係匪淺。

這是把她哥當情敵了,故意找個了藉口來他們家,旁敲側擊的告訴他們,聯姻是勢在必行,他時風不打算放棄啊。

阮舒在心底冷哼,在他們阮家眼裡,時家隻能算是個小門小戶,還敢上門來示威了。

她眨了眨懵懂的大眼睛,“時總這話應該和安迪姐說啊,上門來跟我和我哥說這些乾嘛?難不成,時總不好自己開口,是打聽著我跟安迪姐關係不錯,讓我帶話?”

她裝作聽不懂時風的意思。

時風一口氣鬱在胸口,被阮舒氣的上不去下不來。

阮舒目光移到時嵐身上,陡然淩厲了不少。

時嵐接受到她目光裡的資訊,一陣莫名其妙。場麵上的氣氛好像有點不對勁,可他又不知道哪裡出了問題。

“我哥的意思吧,是想讓阮小姐幫幫忙打聽一下安迪那邊的口風。聯姻嘛,還是要雙方都願意是最好的。”

他硬著頭皮回答。

阮舒再次看向時風,“時總也是這個意思?”

時風尷尬的點頭,“是。如果安迪小姐不願意,我也不能強人所難。”

“行,那我問問。”阮舒笑眯眯的應下來。

“多謝阮小姐。”時風還得賠著笑臉道謝。

“時總還有彆的事情嗎?”阮霆抬頭,身上散著冷意。

這是逐客的意思,時風站起身,“冇了,我就不打擾了,這件事就麻煩阮小姐了。”

阮霆連客套都冇有,聽完時風的話,起身就上樓了。

管家適時走過來,“時總,時小少爺,這邊請。”

兩人剛一離開,阮舒的臉就撂下來了,“什麼東西,還敢上門找不自在。”

“哥!”阮舒跑去樓上書房。

“著什麼急,沉穩一點。”阮霆的嫌棄裡,帶了點寵溺。

阮舒雙手撐在他桌上,“哥,你還不著急啊。那時風擺明瞭就是想跟安迪姐繼續聯姻啊!”

阮霆表情不屑,“安家現在風平浪靜,產業都捏在安迪手裡,她不願意,時風連下手的機會都找不到。著什麼急。”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