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阮霆沉穩的樣子,阮舒目光探究的看著他,“哥,就算安迪姐她不喜歡時風不想聯姻,可你怎麼就確定,不是時風就是你呢?”

阮霆捏著檔案的手指忽然緊張用力,臉上表情不起波瀾。

阮舒湊近一些,“難不成,你確定安迪姐喜歡你?”

阮霆臉色愈發嚴肅,“她的事情,你不清楚?”

“那我可太清楚了,安迪姐神經大條,她是不知道自己喜歡誰的。而且以安迪姐之前的態度來看,如果聯姻勢在必行,那她是肯為難自己的。”阮舒說著話,態度也認真起來。

“她不必為難自己。”阮霆語氣放的柔軟了不少。

他知道阮舒不是在激自己,安迪的確就是這種性格。

可他心疼。

阮舒手指在桌麵上敲了敲,“哥,安迪姐那麼優秀,未來追她的可不止時風一個。認定了,就抓緊,老話是不說了嗎,遲則生變。”

阮霆放下手裡的檔案,第一次覺得自己妹妹這麼靠譜。

他抬手拉開桌下的抽屜,拿出了一隻盒子,“晚飯你定地方吧。”

阮舒眼睛閃亮,“那我可就不客氣了。”

雲舒和臨仙樓都是阮霆的產業,阮舒直接給pass掉。

經由她指點,阮霆才如夢方醒追安迪,她這麼棒棒,得狠宰她哥一頓。

思來想去,阮舒最後決定,約在了裴欒投的一傢俬房菜館。

安迪看見阮霆時,愣了一下,“不是說你約我麼……”

“我哥說他有禮物給你嘛。”阮舒趕緊把她牽過來。

“無功不受祿,不合適。”安迪耳尖有些泛紅。

阮舒剛落座,手機就響了起來。

“喂,萱萱啊。”

“華姨找我?”

“好好好,我現在回去。”

阮舒掛了電話,朝著安迪訕笑,“對不起啊,安迪姐,我有點急事。這麼長時間冇見,其實我可想你了,但是你看……”

安迪大度的擺了擺手,“冇事,你有事就去處理吧。我們下次再約,我也先走了。”

阮舒愣住,“不是……”

“小舒,你先走吧。”阮霆開口。

“好!哥,交給你了。”阮舒跑的比兔子還快。

安迪也要跟著離開,阮霆起身拉住了她,“不想見我嗎?”

安迪感覺自己臉頰熱度不斷攀升,“我不是這個意思。”

“晚上冇吃呢吧,坐下一起吃點。”阮霆牽著她的手,把她帶回了桌前。

“好。”安迪從善如流的坐下。

服務生上好了菜,離開包廂時,順手關上了門。

兩個人誰都冇說話,氣氛有些冷。

阮霆拿出一隻絲絨盒子放在桌上,推到安迪麵前,“路過一傢俬人設計的店,看見了這個,覺得很適合你。”

安迪打開盒子,裡麵是一條鑽石項鍊。

k金鑲嵌,線條設計的很簡單大氣。

“很漂亮。”項鍊的設計很對她胃口,安迪莞爾。

“你喜歡就好。”阮霆鬆了口氣。

“但是,這個很貴吧,我不能收。”安迪又關上了盒子,推了回去。

安家重男輕女,安迪很小就在外打拚了,雖然神經大條,但很貴重自持。

阮霆的眼睛看向她的眼底,“安迪,今天時風來拜訪過我。”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