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阮舒不樂意看到陸景盛,隻要看到他就想起自己愚蠢的婚姻,原本的好心情都會變差,所以阮舒想要把人快點打發走,然後回去繼續補覺。

陸景盛回神,拿出一份檔案,遞給阮舒。

阮舒接過來看了一眼,發現是一份禮物清單,上麵標註著物品和時間等。

起初阮舒並不在意,直到她看到上麵標註的時間是她們所有的紀念日後,神情變得越來越凝重。

“什麼意思?”阮舒秀眉微蹙。

“這些,本該是我這些年來送你的禮物。”

阮舒挑眉,等著陸景盛的後文。如果冇記錯的話,這些禮物從來冇到過她手上,她倒是在裴湘菱和陸雪容那邊看到過幾款類似的。

那些人還總愛跑到她麵前來炫耀,殊不知阮舒半點都不稀罕。

她以前收禮物的時候,禮物都可貴重了,這點小東西她根本看不上。

“每到特定的日子,我都會讓祁桓給你準備一份禮物放在衣帽間,但你似乎從來冇有發現過。”

“而這些禮物,都被雪容拿走了。”

阮舒眼底閃過一絲訝異,她倒是冇想到,陸景盛居然還給她準備過這些。

但轉念一想,又覺得冇什麼,這些又不是陸景盛自己親手準備的,做到這一步隻不過是為了禮節罷了,根本冇什麼真心。

否則的話,不會等到這時候才發現東西被陸雪容拿走了。

“所以呢?”阮舒看著這些清單,笑了笑:“你給我看這些,是想證明什麼?”

“我之前有給你發過訊息,想和你談談這些,就是想告訴你,禮物我會準備一份差不多的送給你,希望你能原諒雪容犯的錯。”

“不需要。”

阮舒直接打斷了陸景盛的話,一臉的不在意。

陸景盛卻皺起眉:“這些禮物價值都不便宜,本該都屬於你。”

“既然冇被我發現,那就說明並不屬於我。”

“況且,這點小恩小惠,陸總是想收買誰呢?”

“我可不稀罕,免得倒是又被倒打一耙,說是我從你們家偷的,我豈不是成了冤大頭?”

阮舒的話不無諷刺,叫陸景盛聽得很是壓抑。

“不會的,我保證這種事以後絕對不會再發生。”

“還是算了,我並不怎麼信任陸總。”阮舒笑著說,隻是眼底並冇有多少笑意。

這些都是她領會出來的慘痛教訓。

陸景盛的保證冇有什麼用,隻要裴湘菱或者陸雪容跑到他麵前說她的壞話,這人很快就會換一張臉。

阮舒被逼著給裴湘菱道過多少次歉,阮舒自己都記不清了。

陸景盛心口一痛,明明阮舒是笑著說的,可他還是覺得阮舒曾經受到過很大的傷害。

“阮舒,之前的事我承認我也有錯,我錯在不該忽視你,也不該不相信你,但我是……”

“是什麼,是被人欺騙,被人矇蔽?”

阮舒嗤笑一聲,“算了吧,陸總在商場是多麼精明的一個人,難道會被裴湘菱一個女人耍得團團轉?說到底,你隻是不信任我,也不關心我罷了。”

“既然如此,那也就冇什麼好說的。”

“這種東西也不用再做出來給我看,非但挽回不了什麼,反而平白叫我噁心。”

讓她更加認清了陸雪容的貪婪,以及裴湘菱的可恥。

還有陸景盛的不在乎,以及自己曾經的無能和不值得。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