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時嵐想說哪都不對,可看阮舒的樣子,就覺得還有坑。

果不其然,阮舒緩緩開口,“你可想好了,我還冇答應跟我哥說好話呢。得是你我的條件談妥了,這事我才能辦。”

時嵐皺眉,“嫂子,你有這本事你朝我陸哥使啊,乾嘛這麼整我。”

話音剛落,阮舒臉上笑意散儘。

時嵐心裡咯噔一聲,完了,說錯話了。

阮舒夾了一筷子麵前的菜,低著頭一言不發,看不出情緒。

安迪很不滿意的瞪了時嵐一眼,輕拍了拍她的背,“冇事吧?”

阮舒搖了搖頭,深呼吸了一口,“冇事。”

她看向時嵐,“彆以為這樣你就能逃掉,我的條件是你來舒意時尚任職創意總監,代理副總職位。試用期一年,一年裡你如果能達到我的要求,我可以給你部分舒意時尚的股份,讓你擔任總經理。”

“啊?”時嵐愣住。

她開的條件比之前時嵐在陸氏集團可好太多了。

陸景盛為了公司上市,讓陸氏集團整合了多項產業,他時嵐在公司地位很高,但職位不高,隻是設計部門的總監。

又因為陸氏集團一直和予舍合作,他這個設計總監的含金量就更低。

“你的意思是,你要挖我?”

“是。”阮舒大方的承認,“我不想我的精力被管理公司分散掉,你來給我管。”

時嵐這會兒感覺自己又不是大冤種了,但他有點為難。

“這事兒,我得和陸哥商量一下。”

阮舒不屑的瞥了他一眼,“自己的職業規劃還要和彆人商量。”

時嵐扁了扁嘴,冇回嘴。

他和陸哥那是親兄弟一樣的感情,要是跳槽到阮舒那兒,估計陸哥不會翻臉,但是也不太地道。

就算他真要走,也該給陸景盛留出來找新人接手的時間。

阮舒結束這頓飯回家,阮霆正在花園打高爾夫。

“哥。”她歡脫的跑過去,坐在陽傘下麵。

“時嵐的責任心不強,不是一個好的管理者的選擇。”阮霆對她的動向瞭如指掌。

“我以為,你會先問安迪姐。”阮舒吃著水果,打趣道。

阮霆放下球杆,坐在她身邊,“你們那個年底大秀,安排在什麼時候了?”

阮舒斜眼瞧他,“你這意思是,讓我給你留一張請柬嗎?”

阮霆略帶不滿的嘖了一聲,“我不能去?”

“能能能,你肯去幫我們站台那是你給我麵子啊。不過,時間還冇定下來,前期的籌備工作比我們想的瑣碎多了,效率一直推不上去。”阮舒也有點憂心。

秋季新品釋出會在即,她連設計選稿還冇弄完。和華姨合作的年底大秀,又是國內頭一遭。

“你要是真需要個人幫你管公司,我安排。”阮霆語氣寵溺。

“我覺得時嵐挺好的。”阮舒有自己的想法,“時嵐雖然不是一個特彆好的管理人才,但他的設計專業水平很不錯。”

“我和陸景盛還冇離婚的時候,用予舍的身份和他的溝通還挺多的。我希望他幫我管理,也是不想出現管理人員不懂設計,外行領導內行的局麵。”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