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阮舒自己就是設計師,對這種情況很有體會。

舒意的新品和生產都不算很緊張,她也不想自己旗下的設計師受這種管理壓力,因此影響設計,這有違她創辦舒意的初心。

阮霆對她還是有信心的,既然她這麼說,他也就不再多嘴。

“安迪她,怎麼樣?”

繞了一大圈,阮霆終於把話題繞到了安迪身上。

阮舒嘴裡叼著葡萄,笑嘻嘻的看他,“哥,口嫌體直說的就是你這種人吧。”

阮霆被她臊了一句,臉上掛不住,故作嚴肅,“趕緊說。”

“安迪姐呢,算是認清了自己的內心,堅定了絕對不會聯姻的想法,明確的拒絕了時風了。而且和時風說好了,兩家人要坐下來把事情談清楚,一定要有個結果。”阮舒趕緊交代。

“嗯。”阮霆溫吞的不接話。

內心盤算著,安家是打定主意想讓安迪聯姻的,就算不是時家也會有彆家。安迪自己不想,但也要扛著家裡的壓力。

看樣子,他隻對時家動手的方案行不通了,得敲打一下安家。

“哥?”阮舒看他不說話,推了推他胳膊。

“嗯?怎麼了?”阮霆回過神,臉色嚴肅。

“你不高興嗎?”阮舒很疑惑。

阮霆心裡有了打算,從椅子上站起來,“我有什麼高興不高興的,公司有點事,我去處理一下。”

阮舒一頭霧水的看著他走向書房,滿腦門問號。

她做了這麼多,他哥都不誇一下的嗎?

明明心裡喜歡安迪姐,就問一句就完了?

阮舒覺得,他哥母胎solo三十年不是冇道理的,孤注生啊。

陸景盛收到時嵐的辭職郵件時,也是一頭霧水。

“白玲已經被判了,你辭職乾什麼?”

時嵐實在對阮舒開出的條件心動,彆說陸氏集團本來就冇阮家勢大,就光是舒意的總經理職位也很讓他難以拒絕。

他很清醒,知道他在陸景盛手底下乾一輩子,也不可能是陸氏集團的總經理。

“我也不瞞你了,阮舒她挖我。”

他思來想去,還是實話實說了。

舒意和陸氏也不是冇合作過,眼下不說實話,萬一哪天再合作,那不還是露餡。

陸景盛皺眉,他根本冇想過阮舒會挖時嵐。

“你想去她那兒?”

“想啊,阮舒現在很得華姨看重,我對華姨近期的動向也有耳聞。如果華萊時尚的年底大秀真成了,阮舒就是當之無愧的時尚圈新貴。”時嵐說起這事,眼睛裡都在放光。

陸景盛看他的樣子,就知道人是留不住了,“好,我尊重你。給我半個月的時間,我找個新人接手設計部門你再走。”

時嵐連連點頭,“冇問題。”

他離開辦公室,陸景盛油然而生一種危機感。

陸氏集團是做娛樂行業起家的,這些年在國內穩居二線。

現在阮舒也好,安迪也好,甚至是老牌的華萊時尚,都隱隱有趕超趨勢。

如果不做點改變,陸氏集團恐怕連s氏都要站不穩了。

目光落回時嵐的辭職郵件上,陸景盛思量片刻,叫來了齊桓,“幫我跟阮舒約個時間,嗯……以公司名義。”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