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齊桓摸不著頭腦,感覺隱隱透著一股不對勁。

自從自家boss失憶以後,夫人對boss的態度也還行啊,不至於約一頓飯都得以公司名義吧?

“怎麼了?”陸景盛看他不動,抬頭看向他。

“啊,冇事冇事。”齊桓搞不懂,帶著命令回自己的工位上。

他現在對自己認知還算清楚,直男看不懂直男,那就隻能問軟妹了。

齊桓拿起電話就給池萱萱打了過去,“池小姐,你家阮總最近哪天有時間啊?”

池萱萱拿著電話愣了片刻,隨即反應過來,“陸總想約阮總?”

“是啊,談一點公事。”齊桓琢磨著,以公司名義約,那應該就是公事了。

“最快後天上午有時間。”池萱萱的磕cp之魂重燃,“但是,如果是陸總想約我們阮總的話,我可以去問問今天晚上下班以後。”

齊桓對她和阮總可太瞭解了,舒意時尚從上到下向來秉持能不加班就不加班的理念。

池萱萱能主動提下班以後,那就證明她還是磕阮總和陸總這對cp的!

“池小姐,我有話就直說了。我想了半天,也冇想明白,為什麼我們陸總要以公司名義約見你們阮總啊?”齊桓整個就是虛心請教。

“這還用想嗎?”池萱萱一副自信拿捏的語氣,“陸總現在什麼都不記得了,和阮總難免有隔閡,以公司名義約,說是探一探公事,既不侵占阮總私人時間,又能保證阮總不會拒絕。”

“嘖嘖,陸總這個分寸,真不錯。”

齊桓恍然大悟,“多謝多謝,那就麻煩池小姐了。”

池萱萱剛要開口,身後傳來動靜,“萱萱,阮總找你。”

“好,我馬上!”池萱萱對著電話,“我問一下阮總時間,稍後給你回過去。”

“好的。”齊桓應聲。

池萱萱掛了電話,進了阮舒辦公室。

阮舒桌上亂糟糟的,“萱萱,你去一趟設計部,告訴所有設計師,今晚必須把設計稿交給我,過期不候了。我今天看完,明天開會把秋季新品定下來。”

池萱萱心裡咯噔一聲,看樣子陸總今晚是冇機會了。

“好,我這就過去。”

“阮總,剛剛齊桓打電話來,說陸總想約您時間談事情。”

阮舒按了按額角,在她預料之中。

早上她就接到了時嵐的回覆,今天會和陸景盛提離職。想必是陸景盛知道了時嵐要跳槽到她這兒,要再來爭取一下。

“約今晚吧。”

池萱萱眼睛瞪大了一圈,“晚飯嗎?”

阮舒點頭,“嗯,地方定個離我家近一點的。”

池萱萱樂顛的出了辦公室,邊給齊桓回電話,邊朝設計部走。

晚上。

司機把她送到飯店,陸景盛已經到了。

“不好意思,最近有點忙,我遲到了。”阮舒很客氣。

“是我來早了。”陸景盛體貼的幫她拉椅子。

阮舒是下班前才收到設計部的交稿,一眼還冇來得及看。這頓飯她不打算浪費太長時間,今晚要把所有設計審完。

“陸總約我是什麼事?直說吧。”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