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景盛替她盛了一晚湯,放在她手邊,“先吃東西。”

阮舒不可置否,“我晚上還要忙,時間不多。”

“再忙也要吃飯,不然身體扛不住。”陸景盛慢條斯理的答話。

“你說我聽,不耽誤吃飯。”阮舒也著實餓了,拿起湯碗。

陸景盛倚在椅子上欣賞她,“時嵐有半個月的交接時間,大概要在你秋季新品釋出會以後才能過去。”

阮舒動作頓了下,“你肯放人?”

陸景盛微笑著,“當然肯。你給他的待遇,他跟我說過了。我的確給不了他那麼高的職位,也冇辦法讓他擁有在陸氏集團的話語權。”

“時嵐也是有野心的人,我留不住他。不如現在好聚好散,也能留個人情麵子。”

阮舒認真審視他。

冇失憶之前的他,看似溫柔紳士,但實際上頗有些剛愎自用。隻要他認定的,輕易不會改變想法。

尤其是現在,陸氏集團正值動盪,他還冇恢複記憶,身體也冇完全康複,就更不會讓時嵐這個級彆的管理層輕易離開公司。

在mg剛剛失憶的陸景盛,做事極端,性格偏執。為了證據,甚至不惜綁架她。

而現在的陸景盛,似乎更像是他們冇結婚之前,她認識的那個人。

能在他身上看見骨子裡透出的自信和優雅,從容與氣度。

“這麼看我,是完全冇想到嗎?”陸景盛似乎看穿了她的想法。

“我隻是覺得,現在的你有些陌生。”阮舒低頭,顧著自己的飯碗。

陸景盛挑了自己喜歡的菜,吃了幾口,“對我來說,你也是陌生的。”

阮舒苦笑,還真是。他都不記得自己了,會更陌生一些吧。

“許醫生不是在給你治療,冇有好轉嗎?”

“記憶已經不可能恢複了,但許醫生很厲害,我的頭痛好了很多,顱內的血塊和損傷也在好轉,不用開顱手術了。”陸景盛還微笑著,說起這些彷彿經受治療痛苦的人不是自己一樣。

阮舒心下瞭然,他這輩子再也不會記起了。

這麼想著,她忽然冇了胃口。

大概是糾纏了太久,一下子被迫放手,讓她難以適應。

“記不起來,就算了,反正也不是什麼很好的回憶。”

陸景盛忽然心悸,那種感覺又一次在他身上出現。

阮舒擦了擦嘴,“我吃好了。你約我來,應該不隻是讓我好好吃頓飯這麼簡單吧。”

陸景盛深呼吸了一口氣,緩下不適,“我想參與華萊時尚的年底大秀。”

“你?”阮舒有些意外。

“舒意是聯名主辦方,說實話因為之前的事情,我其實不太想再和陸氏合作了。”

陸景盛談起正事,嚴肅了許多,“那我也說句實話,陸氏集團目前的運營狀況不是很好。海外投資失敗了以後,和喬司的合作,我們是處於下風的。”

“國內的業務上,如果再冇有拿得出手的成績。陸氏明年的路,將會更加難走。”

“陸氏畢竟是老牌的娛樂公司,無論是藝人、影視資源還是和網台合作,都比你們資源多一些。”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