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阮舒沉吟。

陸景盛說的冇錯,無論是華萊、天羽還是舒意,主要業務都集中在時尚方麵。舒意和華萊依靠多元設計,和產品銷售。

天羽手握時尚雜誌,是紙媒的良好平台。

但這些,都還差一點底氣。

陸氏集團的藝人資源有良好的粉絲基礎,多年和台網合作,媒體渠道更豐富,能做的宣發途徑也更多。

如果和陸氏合作,能給大秀造出極大聲勢。

拋開她和陸景盛之間這層關係,和陸氏合作有百利而無一害。

“在憂心你我再度合作,會有其他聲音?”陸景盛一言戳中她內心擔憂。

“嗯。”

阮舒聲音軟軟的,似羽毛一樣輕輕掃過陸景盛的心。

心口不再堵得慌,他的心悸輕易被她撫平。

“阮舒,你我之間無論是什麼結果,都和旁人無關。他們議論的隻是他們想看見的,或者不想看見的,那也不一定是真的你我。”

阮舒猶疑的抬眼看他,“什麼意思?”

陸景盛目光溫柔似水,“等大秀結束,舒意時尚都要交由時嵐管理了,你還顧忌什麼呢?”

“你如今看我,都覺得我陌生,所以我失憶與否,也不那麼重要,你我之間,重要的是能不能放得下,看清心。”

她向來在其他事情上都能看得開,隻要一碰上陸景盛的事情,就糊裡糊塗。他的話,於她可以說是醍醐灌頂。

阮舒看著他,彷彿能在他身上看見光。

這樣的陸景盛,不是那個困她於婚姻泥淖中三年的男人,而是她曾經全心全意愛過的優秀。

“你說的對。”

“所以,可以和陸氏集團合作嗎?阮總。”陸景盛再次拋出橄欖枝。

阮舒回神,“這事情我自己做不了主,牽頭的人是華姨。我會約個時間,把所有參與進來的公司攢在一起開個會。”

陸景盛看她的態度,就知道這事兒成了一半,“我靜待佳音。”

阮舒心頭好似放下了一塊石頭,輕鬆了不少。

結束了飯局,陸景盛送她離開。

兩個人走到店門口,外麵竟下起了雨。

“我送你回去吧。”陸景盛輕皺了下眉頭,很不滿意這天氣。

“不用,我帶了司機。”阮舒直接拒絕。

兩個人在門口等了半天,司機跑進店裡,一臉歉意,“阮總,雨太大了,還伴著大風,現在回去怕是不安全,您要不再等等。”

司機話音剛落下,就響起一聲驚雷。

阮舒被嚇了一跳,本能的戰栗了一下。

陸景盛看她臉色有些白,又透著急切,“著急處理事情?跟我來。”

他帶著阮舒上了二樓,看起來不像對外開放的樣子。

“這是不是不太好,要不我們還是回包廂吧。”阮舒有些心虛。

“這家店主和許醫生很熟,聽說是許醫生的老患者了。”陸景盛帶著他,一直走到走廊中間,推開了左手邊的門。

阮舒冇想到,裡麵竟然是個茶室,中式裝修配上舒適的寬沙發,看起來房子的主人是個很懂享受的人。

陸景盛伸手讓了讓她,“你自便,我去和店主打個招呼。”

說完,他出門順手把門給帶上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