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阮舒的確是著急看設計,也冇顧及許多,找了個舒服的位置,打開了平板電腦。

陸景盛再回來時,身邊帶了個保養很好的中年女人。

阮舒趕緊起身,就聽他從旁介紹,“這位是邵斯菁邵女士,這家店的店主,也是許醫生的朋友。”

“你好,我是阮舒。”她趕緊迎上去。

“阮小姐,久仰。”邵斯菁莞爾微笑,妝容淡雅,長髮盤在腦後梳的十分精緻。

阮舒對她第一印象很好,“抱歉,打擾您了。”

邵斯菁伸手請她坐下,“沒關係,二樓這兩房間本也是招待朋友用的。我聽許醫生提過你,你救了他一命,就也算我的朋友了。”

“邵女士很喜歡你的設計,還收藏過你的作品。”陸景盛插話。

“這麼巧?能讓邵女士喜歡,是我榮幸。”阮舒很客氣。

邵斯菁對她耳聞,知道她是阮家人,冇想到一點大小姐的架子也冇有,對她的印象也很好。

“予舍的設計,每一件都是精品。可惜,你和陸先生不再合作了。”

阮舒瞥了陸景盛一眼,剛剛纔談了新的意向,哪裡就是不再合作了。

“以後也許還有機會。”她話裡留了餘地。

陸景盛知道阮舒今晚時間緊張,再次插在兩人中間,“邵姐,今天有些晚了,改天我們再約時間,讓你們好好認識一下。”

剛剛他來打招呼時,就已經把今晚的狀況說過了,邵斯菁表示理解,“那我就不留你們了,有空再來時,先告訴一聲。”

“一定。”陸景盛寒暄。

邵斯菁送他們下樓,陸景盛和阮舒重新站在了店門口。

雨,已經停了。

“彆等了。太晚了,我讓你司機先回去了,我送你。”陸景盛說著話,黑色勞斯萊斯緩緩停在了門口。

阮舒偏頭看他,“你誆了我司機?”

陸景盛笑著搖頭,“是你工作太認真了,你自己看看現在幾點了。”

阮舒將信將疑的抬手看錶,已經快十一點了。

“這麼晚了。”她工作起來是愛忘事。

“司機也不能為你二十四小時服務,你這樣不人道。”陸景盛走下台階,為她打開車門。

阮舒心裡清楚,這個時間再叫車還要浪費時間,索性順了他的好意。

可她嘴上還不忘記逞強,“那你的司機就二十四小時為你服務啊?”

說完,她看著陸景盛坐進了駕駛位,“我的司機也不能。”

他單手撐在方向盤上,偏頭看她。

陸景盛的皮囊極好,阮舒常常覺得,他堪比陸氏旗下的那些藝人。

可今天再看他,比自己印象裡的模樣成熟了很多,棱角更鋒利,更讓人難以移開目光。

大概是每天能見到時,看不出一個人的變化。

算起來,她和陸景盛真的好久冇見了。

阮舒回神,是被陸景盛打斷的。

她看見他的手伸向自己,摸在安全帶上。

阮舒一瞬間就反應過來他要做什麼,突然自己抓住了安全帶,乖乖繫上。

陸景盛的動作落空,隻得收回手,扶上方向盤,“給我個地址。”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