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安迪點了點頭,本來時嵐還是挺誠心的。

但是事情現在卡在了安家這邊,她爸媽不同意解除婚約,搞得安迪現在裡外不是人。

時嵐已經來問過兩三次時間了,想約雙方父母坐下來談。

可她這邊,遲遲搞不定她爸媽。

阮舒給自己和安達的杯子裡倒了酒,“你姐不想聯姻,想必你也知道。她這麼疼你,你不為她做點事嗎?”

這是安達心裡對安迪最歉疚的事情了,安達冇答話,沉默下來。

“如果你輸了,那你就幫幫你姐,想個辦法讓你爸媽答應解除聯姻,怎麼樣?”

“行!”安達目光堅決。

應下來,他纔想到,這事兒無論他和阮舒是否打賭都是要做的。

也就是說,賭約上,他占了便宜。

他心思單純,阮舒看他變了情緒的眼神,就知道他在想什麼,“你不虧還不好嗎?賭不賭?”

“賭!”

怎麼看都是他贏麵大,就算他輸了,做的事情他也心甘情願。

“那如果我贏了呢?”

“你開條件啊。”阮舒噙著笑,飲了一口酒。

安達隻知道阮舒和他姐姐關係很好,其實對她並不瞭解,一時間想不出什麼好的條件。

“那你要輸了,你就送我一件你的設計。”

“我聽我姐說,你做設計可厲害了,外麵想買都買不到。”

阮舒十分大方,“行啊。我司的秋季新品快要釋出了,我要是輸了,我給你留一套。”

安達喜笑顏開,“我就愛和阮舒你這樣的人玩,玩得起,大氣!”

阮舒擺了擺手,讓他趕緊去。

裴欒剛對完賬,就看見安達信心滿滿的朝自己走過來。

“裴哥,你是不是喜歡阮舒姐?”

位置上。

安迪看不透阮舒這是什麼策略,“裴欒喜歡你的啊!”

阮舒點了點頭,“他已經放下了。”

“可是,你和安達打這個賭是做什麼呢?”安迪不明白。

“安達本質很好,他現在這個樣子都是被你爸媽寵壞了。得讓他自己知道負起責任,才能長大。”阮舒語重心長。

她幼年父母雙亡,是阮霆把她一手帶大的。

從小阮霆說的最多的話,就是責任。

安達被父母姐姐保護著,不需要對家庭負責,時間長了也就不想負責。他不接手生意,不理會家族事務,都源於此。

另一邊。

裴欒偏頭看了一眼座位上喝酒的阮舒,她眼角帶著笑意,像隻沉於算計的小狐狸。

“不喜歡。”

安達聽見這話,一下子愣住傻眼,“你怎麼會……”

裴欒表現出來的樣子,分明就是有興趣,怎麼可能不喜歡?

“和阮舒打賭了吧?”他毫不留情拆穿。

“你怎麼知道?”安達有種被人坑了的感覺。

“我和她從小一起長大,她哥有點凶,所以和我跟親近一點。”裴欒話說的很有分寸,聽起來就是關係親密的鄰家哥哥和妹妹的感覺。

安達不信邪,“你肯定是猜到了,故意讓我輸的!”

裴欒無辜攤手,“就算我猜到了你們在打賭,又怎麼知道你賭了什麼,她賭了什麼。”

安達啞口無言。

灰溜溜回到座位上,身後還跟著手裡拿酒的裴欒。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