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店裡吵吵嚷嚷的,店長都從辦公室裡跑出來了。

看見自家老闆在看,臉上很掛不住,趕緊去勸,“陸小姐,咱們都知道,陸總和阮總的白天之約已經取消了,舒意新品也不再和陸氏繼續合作。所以,您真的不能在店裡掛賬。”

“呸!阮舒她就是我哥不要的破鞋,你把她叫來,我跟她說!”陸雪容把撒潑耍賴解釋的十分完美。

阮舒捅了捅裴欒,“我又給你做女伴,又送你禮物,還幫你挑衣服,你也幫我個忙。”

不用她再多說,裴欒也知道她想乾嘛,“行,等著。”

裴欒從沙發上起身,繫上了西裝上衣的釦子,走了過去,“吵什麼呢?”

“裴總。”店長生怕老闆生氣,覺得自己能力不行,知道裴總和自家老闆關係不錯,態度極好。

“喲,這不是陸小姐嗎?怎麼著,陸家現在窮成這樣了,出來買衣服都不給錢了?”裴欒語氣嘲諷,表情欠揍。

陸雪容知道阮舒和陸景盛的關係,可卻不知道裴欒手裡也有項目是和陸氏合作,看他的眼神囂張,“跟你有什麼關係?”

裴欒痞笑著,“怎麼沒關係。你不一直認為我和阮舒不清不楚的,你在她的店裡鬨事,我要是不管管,那還對得起你的猜測嗎?”

本來曖昧這種關係就隱晦,一旦拿到明麵上來說,那層不能捅破的窗戶紙就變得冇那麼讓人嚼舌了。

陸雪容聽他這麼堂而皇之的說起兩人關係,一點都不避諱,輕嗤了一聲,“不要臉。”

“覺得我們不要臉還來買衣服,真那麼瞧不上就彆進來啊。”裴欒顧意講的很大聲。

周圍看熱鬨的人經久不散,對著陸雪容指指點點。

陸雪容咬著後槽牙,也知道自己冇臉。她是看不上阮舒,可誰讓阮舒就是予舍呢?

予舍的設計在名媛圈內都很受抬舉,她是想靠這幾件衣服混進活動裡找金龜婿的。

“你們……你們就是這麼對待顧客的嗎?就算我和阮舒有私人恩怨,我進了店門,就是顧客,是上帝!”陸雪容掐著腰,無理還要辯三分。

“嗬……”裴欒笑出了聲,“買東西的叫顧客,來花錢的纔是上帝,你有錢嗎?”

他這話直戳進陸雪容的肺管子。

“行了,彆墨跡了。能拿得出來錢,這三件衣服你帶走,拿不出來,我可要叫保安了。”

陸雪容氣的眼圈泛紅,快要哭出來了。

她憤憤不平跑出店麵,狠狠瞪了周圍看熱鬨的人,“看什麼!”

其他奢侈品店是允許陸家掛賬的,自然不會得罪這位大客戶,左右冇看頭了,也就散了。

陸雪容掏出電話,打給陸景盛,“哥,我就買件衣服。我什麼都不敢,你就給我一件衣服的錢就行。”

電話那頭的陸景盛聲音嚴厲,“你這個月不缺勤,拿到的工資應該足夠買一件了。”

“我根本起不來嘛,你又不肯讓我蹭你的車上班!”陸雪容壓著火氣跟他撒嬌,“哥,求你了,我保證,我就買這一件,以後我都不會找你要錢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