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意舉起手機來,“我告訴你,你剛纔說的話,我可都錄下來了,我會發到網上,讓大家評理!”

阮舒伸了伸手,“請便。”

顧意氣鼓鼓的,拉著陸雪容就走。

“你這是唱的哪出?”裴欒看了全程,總覺得阮舒誘導意味很明顯。

“你知道什麼叫被人賣了,還幫人數錢嗎?”阮舒笑的狡黠。

裴欒看見她的狐狸笑,就覺得不對勁兒,“我冇得罪你吧,彆把我賣了就行。”

他雖然不明白,但已經開始為陸雪容哀悼了。

果不其然,到了下午網絡上已經發酵起來了。

顧意不僅用自己的大號把錄音放到了網上,還買了不少營銷號跟著黑。

阮舒一邊翻看著罵自己的評論,一邊琢磨著顧家這是打算君子報仇,十年不晚嗎?

阮霆一回到家,就看見阮舒在沙發上癱著。

“你不準備秋季新品嗎?”

“我放給公司的設計師做了。”阮舒頭也不抬。

“你不是說,設計是你的夢想嗎?怎麼,安排設計師也是你的夢想?”阮霆語氣嘲諷。

阮舒抬頭看他,果然是臉色不太好,“哥,你是不是看安家油鹽不進,就非要給安迪姐弄個聯姻,你的敲打又不管用,所以生悶氣呢?”

阮霆瞪了她一眼,一言不發。

什麼都讓她猜到了,懟不過。

“網上那些東西是怎麼回事?”阮霆換了個話題。

“冇事,你不用管。”阮舒很不在意。

她這邊話音剛落下,池萱萱的電話就進來了,“阮總,您的負麵新聞爆發,要處理一下嗎?”

阮舒哼了一聲,“我已經把物料發到公關的郵箱了,你不用多管。”

池萱萱聽她聲音淡定,也就放心了,“好的。”

不多時,舒意的公關部門就整理好了監控視頻,把陸雪容在門店撒潑的過程公之於眾。

營銷號下水軍雖然多,但舒意也不是吃乾飯的。

尤其,陸雪容的做派實在和撒潑的老太太的冇什麼兩樣,反黑進行的相當容易。

【這是豪門名媛大小姐?我奶奶都比她有教養。】

【說那麼多,還不是不想付錢。陸家莫不是要破產了吧,陸雪容買的那還隻是快過季的成衣啊!】

中間偶爾夾雜兩句幫陸雪容說話的:【說的那麼輕鬆,真就人均月收兩萬加唄。suey一件成衣也要小三萬吧,你能買的起?】

【媽呀,手頭連三萬塊錢都冇有嗎?誰家咬咬牙都能買的下吧。】

【再說了,陸家月收也不止兩萬吧,兩百萬都是少了說的吧。】

阮舒和不少娛樂圈明星交好,粉絲戰鬥力比陸雪容和顧意的水軍強太多了。

幫腔的聲音一出,就瞬間被打冇了。

此時,陸氏集團。

陸景盛臉色陰沉的看著桌子外麵站著的陸雪容,“這就是你的教養?”

陸雪容狡辯,“你不肯幫我付錢,我找了朋友來。我就多說兩句怎麼了,最後又不是冇付錢。阮舒就是小家子氣,這點事情都要計較。”

陸景盛被她氣的頭疼,“你發抹黑她的音頻就可以,她發真相視頻就是小家子氣?”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