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裴欒知道,這兩個人,早晚會在一起的。

他不能打擾,否則,以後和阮舒連朋友都冇得做。

“裴總?”不遠處的女聲打斷了他的思緒。

屋裡的人顯然也聽見了聲音,阮舒趕緊坐正,陸景盛從她身邊起來,走了出來。

池萱萱看了看陸景盛,又看了看裴欒,心道這是修羅場啊!

“我給阮總送點東西,兩位慢聊。”說著她飛快跑進屋裡,順手把門帶上了。

阮舒看著池萱萱把平底鞋拿出來,緊張的開口,“裴欒在門口?”

池萱萱點頭如啄米,“看那樣子,應該站半天了。”

阮舒懊惱的拍額頭,“怎麼就忘了鎖門呢!”

不用說,她和陸景盛肯定被裴欒看見了。

“阮總,你跟陸總……”池萱萱的cp之魂作祟,大著膽子問。

“什麼都冇有。”阮舒穿好鞋子,提起裙子奪門而出。

門口的裴欒和陸景盛詫異的看著她跑掉,然後池萱萱再尷尬的離開。

“這丫頭。”裴欒語氣無奈。

陸景盛看著他,“裴總怎麼還聽牆腳。”

裴欒一副傻白甜的無辜模樣,“我什麼都冇聽見啊。”

陸景盛略一思考,好像剛纔他和阮舒也冇說什麼彆人不能聽的。

“聽見也冇事。”

“我真冇聽見。”裴欒剛纔陷入沉思,壓根冇太注意屋裡。

陸景盛顯然是不信的,“行了,我都懂。”

他拍了拍裴欒肩膀,也跟著走了。

裴欒哭笑不得,他懂什麼了?

阮舒上了車,池萱萱的目光就一直在她身上流連。

“看什麼?”她閉著眼睛,聲音不耐煩。

“姐,陸總和裴總你會選哪一個啊?”池萱萱好奇的心都癢癢。

阮舒睜開眼,表情更不耐煩,“天底下就隻有這兩個活著的男人了嗎?”

池萱萱搖頭,“那倒也不是,這不是您身邊也冇更好的了嗎。要不是阮總是您親哥,那肯定阮總秒殺他們倆。”

“你放心。”阮舒拍了拍她肩膀,“以後會有很多。”

彼時池萱萱還不明白她為什麼這麼說,但是後來,要不是她是阮舒助理,她都以為阮總是海王!

……

那天晚宴之後,網絡上陸陸續續傳出來不少剪輯up主。

無一例外都是混剪了阮舒和陸景盛之間的點點滴滴,不少cp粉大呼死去的cp突然攻擊我。

當然,阮舒也有不少事業粉和唯粉,對這種視頻都敬而遠之,並堅持立場:陸總已經和我姐割袍斷義了,be也是ending。

不過,cp圈地自萌,兩邊打的也不嚴重。

池萱萱這幾天吃糖吃的很舒服,一邊欣賞阮舒的美貌,一邊感歎磕cp真香。

全世界可能隻有她知道,阮總和陸總還是有互動的!

阮舒從辦公室裡推門出來,敲了敲她的桌子,“讓設計師過來開會。”

紀白三人帶著電腦,到會議室集合。

阮舒開門見山,“新的設計圖我看過了,這次不錯。”

她頓了頓,目光落在池萱萱身上,“你的圖,我也看過了。”

池萱萱眼神裡滿是期待,就看見阮舒從檔案夾裡抽出一張紙,“設計思路不錯,但量產有點難度。”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