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池萱萱雖然知道自己的水平不一定能達到阮舒的要求,可真聽見了以後,難免有些難過。

阮舒拿起那張設計稿,“你這張稿子我和紀白討論了一下,你如果願意,這個可以作為suey新款成衣的配飾。”

池萱萱目瞪口呆,嘴巴微微張著,還有些顫抖。

她還以為自己冇希望了!

“真的嗎?”

“真的。”紀白笑著看她,“你年紀比我小很多,設計思路和我很不同。秋冬季成衣會先做誇張秀款去國外走秀,你的這個設計雖然不能量產,但搭配在秀款服飾上效果應該會很好。”

池萱萱激動的眼眶泛紅,“我冇想到我真的能……”

紀白很喜歡這個積極向上的小姑娘,主動去拉她的手,“你很棒。”

阮舒適時開口,“雖然你的設計得到了我們的認可,但是萱萱,你現在的水平還不足以勝任設計師的工作。”

“嗯嗯,我知道。”池萱萱按著眼角,把眼淚忍了回去,“我做這份設計的時候也感受到了,我的知識麵有些窄,做這一份設計稿就很吃力了。”

“我的建議是,好好規劃一下未來方向。你知道的,秋季新品釋出會以後,公司會由時嵐接手,我將逐步退出公司的經營。”阮舒十分嚴肅。

“到那個時候,我需要的是管理經營能力更強的私人助理。”

池萱萱平常大大咧咧,可工作上從不馬虎。

她知道,阮舒這個身價的人以後管理的產業會越來越多,實際參與經營的會越來越少。

也就是說,她這個助理,要麼去深造設計,要麼提升個人管理能力。否則,阮舒從舒意抽身之日,就是她失業之時。

“阮總,謝謝您的忠告,我會好好考慮的。”

阮舒點了點頭,“這份設計稿會屬你的名字,具體酬金紀白會和你商量。”

池萱萱悶悶的應下,坐在了一邊繼續記錄會議。

阮舒帶著紀白三人討論了三個小時,終於定下了秋季新品的設計稿。

“會議結束之後所有圖紙走個流程。”阮舒敲定方案。

“阮總。”席安忽然開口,“新品牌的兩個線既然要做量產,那工廠那邊已經有合適的選擇了嗎?”

“工廠是霆舒旗下,對接的聯絡人我稍後推送給你。”阮舒早就敲定好了。

席安臉色輕鬆了一些,“看這個預計產量,我們的人手可能會有點不夠。能讓萱萱來幫我嗎?”

兩人都看向池萱萱,池萱萱點了點頭,“我可以。”

“ok。”阮舒合上手裡的資料,走出了會議室。

新品牌目前的進度在阮舒看來是按部就班的在做,設計和工廠現在已經都不是問題了,隻剩下營銷和宣發。

雖說陸雪容撞在她槍口上,給她造了一波勢。可大頭的推廣還是要在產品上市前一週來做,最重要的是代言人問題。

suey是高階私人訂製,硬實力擺在那裡。隻要有秀,就一定有suey的身影,不需要代言人。

可新品牌不一樣,主打國內的輕奢市場,定位是年輕人,就一定需要相稱的明星做代言。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