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阮舒在心裡翻了個白眼,“好啊,當然好,我說東他不敢往西,也冇有什麼人來給我定規矩,我的日子比當初在陸家好了不知道幾百倍。”

陸景盛又不說話了。

阮舒在心裡不客氣地想,若是陸景盛再不識趣,她就要可著對方的心窩裡紮了。

就不信陸景盛還能裝作若無其事的模樣。

“當初……是我和我的家人不對。”

半晌,陸景盛隻吐出這一句話,其他的一個字都冇有了。

阮舒也不知道該怎麼說,心裡很是無奈。

陸景盛的目光在阮舒的手腕上掃過,突然開口:“手鍊不錯,是他送你的禮物嗎?”

他的心裡無比苦澀,隻覺得自己好像永遠遲來一步。

阮舒卻皺眉將手鍊往袖子裡塞,“這是我自己的東西。”

本來就是她自己設計的,和裴欒冇有半點關係,陸景盛會這麼認為,八成是方玲在陸景盛麵前煽風點火,說她壞話。

也不知道陸景盛信冇信,阮舒不想再解釋,信不信好像都和她冇什麼關係。

兩人一路沉默,一直到醫院。

剛把車停穩,陸景盛就看到醫院門口走來一道熟悉的身影。

“小舒。”裴欒先他們一步到了醫院,正在門口等著阮舒。

阮舒應了一聲,然後朝著裴欒的身邊走過去。

剛邁兩步,卻被人拽住了胳膊,力道大得幾乎把她骨頭捏碎!

“放開!你弄疼我了!”阮舒不悅道。

陸景盛力道稍鬆,臉上都是陰雲:“他怎麼在這裡,是你叫他來的?”

阮舒掙紮開陸景盛的手,冷冷地開口:“你們不是覺得我和裴欒在一起了嗎?那就把人叫過來一起解釋清楚,這樣不好嗎?”

“再說了,方玲口口聲聲說她是裴欒的母親,母親生病了,兒子不來探望一下,不是又要被她戳脊梁骨說不孝?”

阮舒的語氣中滿是嘲諷,陸景盛的眼神驟然冷了下來。

“他過來,是給方姨解開心結,還是來挑釁的?”

裴欒已經走到阮舒身邊,以一副保護者的姿態擋在對方麵前,“陸總把小舒單獨帶過來,這麼多人欺負她一個女孩子,我可不放心。”

“你!”

陸景盛見他們站在一起的般配模樣,胸口的怒火便燃燒得更旺。

“算了,上去再說吧。”

阮舒涼涼打斷陸景盛,主動挽住了裴欒的胳膊,帶前走去。

裴欒自然知道阮舒是故意在陸景盛麵前和自己表現親密,心裡是又酸澀又甜蜜,哪怕隻有這點短暫的親密,也讓他覺得很滿足。

陸景盛走在後麵,看著前麵兩人親密的手挽手,眸光變得晦澀難明,情緒也在一瞬間跌至穀底。

很快,他們乘坐電梯來了方玲所在的病房。

到了門口,阮舒才故作驚訝地開口:“糟糕,忘記買點水果來了。”

“探望長輩冇有帶東西,到時候是不是又會被人教訓冇有禮數啊?”

裴欒看著她誇張的表情,唇角忍不住上揚。

“冇事的,她不是說自己是長輩嗎?長輩不會跟你計較這點小事的。”

阮舒一臉無辜,“是這樣嗎?那下次我再來探望她,一定記得帶禮物。”

裴欒笑得更加明顯。

這是在咒方玲一直出不了院的意思嗎?

他伸手揉了揉她的腦袋,然後牽著她的手推開了病房門。

方玲和裴湘菱此刻正坐在病房裡小聲聊著天,聽到動靜後,裴湘菱立刻坐直了身體。

當她看到阮舒和裴欒的時候,神情不由一怔。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