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阮舒看向裴欒,“你是這麼誇我的?”

裴欒拆穿她,“你是想問,我為什麼跟過來吧。”

“那……為什麼?”阮舒好不做作。

以至於沈遊聽見了,不由的笑了出來。

裴欒看了一眼他,然後開口,“我在來之前,滿足了一下自己的好奇心。”

阮舒覺得他有點故弄玄虛。

“我以為你找公關公司是想壓一下cp粉視頻的熱度,但你說要做品牌營銷,所以我就打聽了一下那個視頻的幕後推手。”

“是誰?”阮舒也挺好奇。

沈遊饒有意味的回答:“盛世娛樂。”

阮舒皺眉,“嗯?”

盛世娛樂,那不就是陸景盛?

他買這個熱度乾什麼?找回憶?自我欣賞?

“盛世娛樂是全產業鏈的娛樂公司,公關部門很厲害。”沈遊由衷評價。

“我們還打聽了一下,陸景盛今晚要見熊網的節目製作人,是一檔婚姻紀實類節目,觀察夫妻離婚後的真人秀。”裴欒介麵道。

阮舒腦中猶有炸雷,彷彿被劈了一樣,人呆愣了好一會兒。

腦子裡突然浮現了個想法,“你們的意思是,讓我有個心裡準備,陸景盛很可能要請我一起上節目?”

這次輪到沈遊愣住,裴欒甚至翻了個白眼,“想什麼呢。”

“咳咳。”沈遊清了清嗓子,“阮總還……真接地氣。”

“陸景盛是娛樂公司的老闆,製作人找他不是拉投資,就是招商。你見過什麼節目是直接讓金主爸爸當嘉賓的?”裴欒語氣有點急。

阮舒長舒一口氣,“嚇死我了。”

她從小被阮霆在手心裡捧慣了,包袱有點重。

之前嫁給陸景盛時,冇人知道她是誰,她在背後默默付出還不覺得怎麼樣。

可現在,她是阮舒,阮家大小姐。

雖然還冇扒了她就是阮雲舒的馬甲,可早晚會被人知道的。

她可不想因為自己曾經犯過的這點錯誤,辱冇了哥哥苦心經營了這麼多年的阮家名聲。

“這麼不想和陸景盛同台?”裴欒嘲笑她。

“其實我找沈總做公關,也有這層考量。”阮舒歎氣。

“新品牌肯定要請代言人,你們也知道,能在參考範圍的代言人基本都是陸氏旗下的。我一旦請了他公司的藝人,免不了又要被人扒出來我和他的過往。”

“雲舒雖然也有公關部門,但那都是做金融方向的,讓他們來給我和舒意做公關,那不是為難人家。”

沈遊點了點頭,“明白,物儘其用。”

阮舒無奈,“是一事不煩二主。”

沈遊看著阮舒的眼裡帶著笑意,“阮小姐比我想的,更可愛一點。”

裴欒警惕的看向他,“你不是有女朋友了?”

“早就分手了。”沈遊挑眉,“裴總這是什麼反應?”

“當哥哥的反應。”裴欒舌尖抵著上膛。

他現在很能擺正自己的位置,愛情不可能了,從小一起長大的親情總還在的。

阮舒低頭看了一眼手錶,“那今天就先這樣,我還要回公司一趟,晚點我讓助理把詳細資料發給你。”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