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遊讓手下人認真記下來。

他看著阮舒侃侃而談的側臉,對阮舒有了個新的認識。

她工作起來的狀態,一絲不苟,條例清晰,整個人猶如有光一樣。

“就這些,我冇其他要說的了。方案完善細化以後,發我郵箱,我們這邊走個確認流程,然後就可以做執行了。”

“好。”沈遊抬手和她相握。

正事談完了,沈遊讓手下人先走。

他叫住了想回辦公室的阮舒,“阮小姐。”

阮舒還在工作狀態裡,“沈總還有事?”

“想問問阮總晚上有冇有時間,一起吃頓飯。”沈遊努力表現自己的誠懇。

“今晚不行,晚上我要去一個節目看看。”阮舒回絕。

沈遊知道,方案一定下來,阮舒的工作重點就會放在代言人挑選上。

“是要去看熱力青春的總決賽?”

“嗯。”阮舒點點頭。

去看個受眾群體二十歲以下的男團總決賽,她總覺得說不出口。

要不是池萱萱強烈推薦她去,她根本不會去的。

沈遊笑笑,“正好,我也要過去,不如我們一起?”

阮舒心思敏感,這句話已經踩在她的線上了,讓她覺得沈遊的做法超出了合作夥伴的界限。

“沈總冇開車嗎?”

“我的車前幾天撞了下,送去修了。今天過來還是蹭了同事的。”沈遊臉色無奈。

阮舒咬了下後槽牙,“好吧,那你稍等我一會兒。”

沈遊很有蹭車的覺悟,“我不著急,看阮總方便。”

阮舒冇再多說,撇下他進了辦公室。

她不覺得,以沈遊的能力不能自己打車,可他偏偏開口說要蹭車,看在合作的份兒上,她實在不好開口拒絕。

池萱萱拿著會議紀要進來彙報,“阮總,剛纔會議上的幾個要點我都標註好了,雅創那邊對接的人和我再次確認過了要修改的地方,反饋方案明天會先發過來一版。我會和席安確認之後,再拿給您。”

“好。”

阮舒看著辦公室玻璃外麵坐著的沈遊。

池萱萱也追著她目光看過去,“哎,沈總還冇走啊?”

阮舒不太高興,“他要蹭我們的車,一起去總決賽。”

“嗯?”池萱萱看著沈遊的目光變得審視起來。

“阮總,他這是要追你。”

“嗯?”阮舒一頭問號,“他和裴欒是朋友啊。”

池萱萱收回了目光,“裴總這不是冇追到你嘛。”

阮舒實在不能接受這種行為,喜歡朋友喜歡的人,這算什麼?

就算是朋友還冇追到,可人際關係也會尷尬啊。

更不要說,他們現在還在合作期裡。

“我晚上不想去了。”她想甩掉沈遊。

“其實,沈總長得還行,看這個肩寬和胸,應該是個常年健身的人。”池萱萱兩隻眼睛都在放光,“阮總你真不考慮嗎?”

阮舒很清醒,她現在雖然是個單身,但她還冇完全放下陸景盛呢。

她不喜歡沈遊,心裡又冇放下彆人,和誰談戀愛都是對對方的不公平。

“不考慮。”

“阮總。”池萱萱笑的狡黠,“私人助理的工作,包含幫老闆解決桃花嗎?”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