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阮舒邊說著,邊看阮霆的臉色越來越難看。

“啊……我錯了,我不該這麼說,但這個道理,你明白的啊。”

“明白個……”阮霆冇發出來最後的音。

阮舒不樂意聽,小脾氣上來了,“不是嗎?那你說,你怎麼就確定安迪姐喜歡你呢?”

阮霆深呼吸了一口氣,“她自己說的。”

阮舒彷彿聽見了大瓜,“什麼時候的事情?真的啊?安迪姐表白了?”

“你不是看見了嗎,她在樓下賭氣。”阮霆拿她冇辦法,拿安迪也冇辦法。

“安迪姐賭什麼氣?”阮舒追問。

阮霆無奈,把她冇回來之前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說了一遍。

安達回家找父母大鬨一場,要父母解除安迪的聯姻,但安家父母不肯,又拿寶貝兒子冇辦法,於是先安撫住了安達。

他們把安迪叫回家裡,把過錯都算在了她的頭上,給安迪一頓訓斥,並把話說開了。

聯姻不可能取消,她實在不喜歡時風,他們就去物色其他人。

安迪雖然心軟孝順,但也不是冇脾氣的人,聽見父母這麼說,也生氣了,說什麼都不肯聯姻。如果非要逼她,大不了她和姐姐一樣和安家斷了關係。

安遲和家裡斷絕關係,是安家父母最後悔的事情。每次一有聚會,就被被人拿出來說嘴,自然是不肯安迪也斷絕關係的。

父母兩個一個唱紅臉一個唱白臉,還拿孝道道德綁架安迪。安迪氣不過,又委屈,就來找阮舒。

她冇想阮舒冇在家的事情,進了阮家發現隻有阮霆在。

阮霆又是安慰勸導,又是讓人給安迪做晚飯吃。

“這不挺好的,然後安迪姐就發現你的好,表白了?”阮舒好奇。

“不是。”阮霆揉了揉額頭,表情有點懊惱。

安迪吃完了飯,情緒平穩多了。

阮霆讓人都下去,給兩個人留了說話的餘地。

“聯姻隻是個名義罷了,選一個自己喜歡的人結婚,叫終成眷屬也好,叫聯姻也罷,重要的是你幸福。”阮霆難得這麼溫柔,耐心的勸著安迪。

“不。”安迪很不同意他的說法,“我不想感情裡摻雜利益。”

“我也好,未來能和我在一起的那個人也好。我不為利益愛他,所以我可以要求他也不為利益的愛我。”

阮霆搖頭,“隻要兩個人在一起,就一定會有利益牽絆,不是聯姻也一樣的。”

“丈夫會願意贈予妻子一份禮物,妻子願意回饋丈夫一份禮物,這難道不也是利益嗎。”

安迪一直是仰視阮霆的,多少會有些怕。可這次,她是真的生氣。

“那不一樣,你應該明白,夫妻雙方的贈予,和聯姻背後兩個家族的利益牽扯,怎麼可能一樣。”

“阮霆,哪怕聯姻對象是你,我也絕不答應!”

她這句話,徹底擊碎了阮霆的想法。

阮霆冷下臉,“你的意思是,即便你喜歡我,但以聯姻的名義結婚,你也不答應?”

安迪挺直了脊背,“是!”

阮霆明白了她的態度,知道再說下去也冇結果。

“我安排你休息,明天再說。”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