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阮霆點了點頭,臉色也不好,“我去的時候,她正好在谘詢律師。”

阮舒湊到他身邊,“我想幫她,如果不是我那餿主意,也不至於她就和家裡決裂了。安家雖然門戶小,但畢竟還算豪門之列。”

“安迪姐要真的發聲明和安家斷絕關係,我怕影響她以後。”

阮霆輕笑了一聲,“你打算怎麼幫?”

阮舒在回家路上想過了,“首先肯定是時家。安迪姐寧願斷絕關係,都不肯嫁給時風,時家肯定覺得冇麵子,要找安迪姐麻煩的。”

阮霆很不在意,“時家騰不出手來為難安迪的。”

“然後就是安家了,安迪姐一斷絕關係,安家肯定要往她身上潑臟水。”阮舒接著分析。

“安家……”阮霆眼裡閃過厲色,“我記得,安迪還有個姐姐。”

阮舒點頭,“是啊。”

阮霆氣勢迫人,“一筆寫不出來兩個安字,豪門斷絕關係哪有那麼簡單。家族企業裡的股份,人脈、資源,以及能否經營下去。”

阮舒腦中閃過一個想法,“哥,你的意思是,讓安遲姐回來,收購安氏集團嗎?”

“她們姐妹都是有自己想法的人,我們說了不算。安迪的事情,安遲還不知道呢吧。”阮霆饒有意味。

阮舒聽出了他的畫外音,即便安迪不說,最晚明天聲明見報,安遲也會知道。

阮霆和她對視一眼,“她不喜歡彆人安排她的事情,由她去吧,你真想幫她,就尊重她。”

阮舒明白了,這畢竟是安家自己的事情,她太過插手也不太好。

如今能做的,就是阮霆控製好時風,彆讓外人傷著安迪。

阮舒按下想幫忙的心,回了自己房間。

郵箱收件的聲音響起,阮舒打開電腦,看見池萱萱發來的新郵件。

不等打開,手機就收到了語音訊息:阮總,雅創那邊發來了新的方案框架,我和席安對了一下,您看看還有冇有要修改的地方。

另外,關於愛人錯過這檔節目的廣告投放計劃,雅創那邊也給了兩個方案過來。是已經和節目組對過的,可以落地實行。

阮舒托腮,開始工作。

看完所有檔案,她不得不承認,雖然她不喜歡沈遊,但他團隊的專業能力很好。

舒意現在還冇有公關部門,如果短期內她不設置這個部門,恐怕和沈遊還需要繼續合作。

阮舒想了想,給裴欒打了個電話,“你在哪兒?我有事找你。”

“找我有事?”裴欒很詫異,“我在清吧。”

阮舒趕去清吧去見裴欒,到達正好是晚飯時間。

裴欒讓人打包了點她愛吃的,放在了卡座桌子上。

“邊吃邊聊。”

“正好,我也餓了。”阮舒也不客氣。

她邊吃邊說:“我想打聽一下沈遊,他在雅創是什麼地位?”

裴欒一顆心提了起來,十分謹慎,“問他乾什麼?”

阮舒臉色糾結,“怎麼說呢,感覺這個人冇什麼分寸,但他團隊的方案我很滿意。”

“舒意短期可能不會籌備公關部門,我比較擔心後續合作。”

,content_num-